歐洲幸福貓的「綠色」小茶坊部落格

農園裡的悲劇:是誰偷走我的番茄苗

每年只要到了春天,我就完全提不起做菜的興致,一直要等到八月底,當我的農園的採收又熱絡起來,我又會自然而然喜歡走進廚房。老讀者大概知道,我在比利時的根特有個大農園,一個月前我們又擴地了。我有點擔心會整理不來,因為那塊地不只雜草叢生,上頭甚至還長了兩三顆小樹,同時又有一堆雜物。老人(前文提到的老尊者)知道我的憂慮,要我對自己多點信心。沒想到,當我們和地主簽約時,地主說五月中他會幫我們整地。我和他都還不

咒詛諸毒藥,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還著於本人

咒詛諸毒藥,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還著於本人。 有人到現在還不曉得,自己已經犯了殺「人」戒,如果一直持惡咒不停,只要心生那一個害死陳寶蓮的惡咒,還有陳寶蓮,在佛教上的判罪就算犯一次「殺人罪」,持兩次就犯兩次,如果不停止,就會繼續累積下去,而成為逆罪。如果繼續持害人癱瘓以及不幸福的惡咒,也會有現世報會得疥癩灉疽。你持這些害人的惡咒持不停,臨終的時候,還能興起佛號?還會蒙佛光所照而能往生極樂世界?現

我沒有遺棄台灣,自己架英文網站的緣由與心境

我在出院之後,將自己以前的網誌給刪了,內心有些悵然,或者說一時不知該如何思考。後來陸續有網友們私底下跟我聯繫,問我近況或是資訊,也許內心也對我存著悵然。我的文章都被刪了,他試圖從google history裡想替我恢復些文章,但我知道,去年,我的網誌並沒有甚麼更新,也不可能找到甚麼。 我知道再度重新開始,需要花費很多的氣力,因此裹足不前。我並不想要遺棄我的網誌,我也不想要成為最成功,最暢銷的Blo

熱浪來了,我的心都涼了

那天當我從那位德高望重的老尊者那聽聞而來,我們應該以根特為藍本,擴大自然生態保護區時,我很納悶,心想環保是佛法嗎?因為我以為這位老尊者,他開口閉口只會講這部佛經如何那一位祖師如何。環保是佛法嗎?他知道我的疑惑,卻沒有正面回答我,只說了兩次:「哎呀,哎呀,你居然在想環保是不是佛法。」 直到這個星期,氣象公布熱浪又要來襲了。雖然是夏天,熱浪來襲不應該是甚麼天大的新聞,但是我的心卻都「涼」了。西歐已有好

回覆讀者L先生,關於比利時的送禮文化

好幾個月來,我對自己的玩樂主義,以及生命,認為沒有意義與價值,在某些壓力之下,我將所有的文章都刪除了,而我的農園,因為我對自己的懷疑一度荒蕪了。直到我聽到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尊者對我講說他在芝加哥旅行的故事,故事內容我發表在前面的文章裡,我才又能夠以正面的態度看待自己過往的生活。 我很感謝先生,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當我住進醫院時,他每天帶著新鮮可口的菜餚給我,讓我能夠吃到不含五辛的素食。我仍舊很疑惑,

小小的根特可以拯救全世界

我聞如是,我是如此從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尊者那聽聞而來,他一個人在芝加哥旅行,抬頭仰望天空,見到一望無際的加拿大雁劃過天際,聲勢驚人,降落在芝加哥的城市裡。原來是長期以往,獵人舉槍以殺害野雁為樂,為了逃生,成群的野雁改變棲息地,改降落在芝加哥的大都會區,造成人們的生活不變,他慨歎芝加哥應該以根特為藍本,打造自然保護區讓野雁能夠棲息。 Bourgoyen-Ossemeersen 也許不再是根特最大的自然

尋找「薯條的天堂」

(原文發表於2013年7月3日,因失手刪除,重刊於2019年6月29日)薯條的通行英文叫French Fries「法式薯條」,來到歐洲後許多人會說「比利時薯條」,和他聊到薯條,他最喜歡的是開在阿姆斯特丹號稱「法蘭德斯薯條」Vlaams Fries,而根據比利時薯條官方調查,最好吃的薯條店,開在比利時的Limburg,但店家是荷蘭人。所以,到底薯條應該是French Fries, Belgian F

IKEA替我圓夢了:每個女生都會有的小祕書夢

(原文發表於2013年6月30日,因失手刪除,重刊於2019年6月29日) 和他搬新家一年之後,最近我和他在進行新家大改造,於是上個星期和他又來到了IKEA。由於他在事業上更加忙碌,要自己動手做家具的時間不多了,原本對於家具很挑剔的他,其實還是很挑剔。但或許是因為,我們在新家也生活了一年的時間,更知道自己需要甚麼,或是該如何擺設,沒想到這麼挑剔的他,被IKEA說服了。 話說,小時候就一直很想要有一

2013科西嘉野蠻之旅:遇見世界上的另一個我

今天晚上10點,在根特這兒舉辦了一場仲夏夜之跑的馬拉松賽,雖然號稱是「仲夏夜」,實際上我們這裡的溫度最高不超過20度。方才和他出門散步,走不到300公尺,我們就被狂風給吹回家了。我還是老老實實在家裡打文好了。 據說,今年比利時太冷,陽光照射不足,所以連馬鈴薯都要從西班牙進口。因為陽光不足,所以歐洲人今年隔外熱衷去陽光明媚的小島玩耍。把自己曬成牛奶巧克力的顏色,代表:I am doing good.

老公的愛心:「甜梅辣豆腐」與「彩色的晚餐」

(原文發表於2013年6月23日,因失手刪除,重刊於2019年6月29日)我上一篇文章原本是想寫美食文,結果打出來的卻是完全不同的內文,我想這都是星期五惹的禍。照道理星期五的晚上,應該是很好放鬆的時刻,但我後來發現,每到星期五,我的腦子裡總是想著工作上的事,就這樣我雖然已經把圖縮好了,卻一直盯著螢幕看,然後冒出那篇「我的歐洲職場生涯:法國人最忙碌,挪威人最熱情」。 其實很多時候,我很羨慕能夠寫工作

載入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