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上不足比下還有餘所以有錢可以沒品德?

大陸觀光團來台,大撒鈔票的行徑,有的紅了眼、認為是糟蹋,有的熱了眼、數錢到手軟,有的淚了眼、因為股票大漲,有的冷了眼、因為實在無聊,我是最後者;倘若我是觀光團一份子,實在也要拿起相機好好記錄一下這景觀,不過就是一個公司旅遊,居然遭受到那麼大陣仗的接待,官員、媒體、網民的熱情記錄宛如是世紀大頭條,忽然間晃然大悟,原來那曾經聽人家說的有錢、有國家精神也有自我的台灣人,是如此缺乏觀光客來踏一踏他們的土地啊!當然要好好用力給他踩一踩、鈔票奮力撒一撒,救濟台灣嚕!

比上不足比下還有餘所以有錢可以沒品德?

如有掉圖或想留言請點我回去看本文∼「比上不足比下還有餘所以有錢可以沒品德?」




中時電子報有一個「有趣」的人,叫做趙老大,老實說我認識的人甚少,應該說很多業界的人士,我喜歡的、我就會不斷的注目他,沒興趣的、就連看都不看,甚至喜歡的人,我還會寫信罵他,喜歡的品牌喜歡的客戶,更要大罵特罵,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你問我這該不會是我喜歡人的方式吧?我說「沒有那麼變態!」

只是,有的你愛的人、變成你不愛的樣子了,例如,如果林志伶變醜了、或者她嫁給一個又老又禿的男人,即便不關你的事情,即便只是鄉民亂吠,你不想出來罵一罵嗎?因為太喜歡,罵起來、特要熱烈,然而,我又離題了,我發現我離題的本事功力越堪了得,這回一開場、就離題。


====================


總之,當我知道,中時電子報有一位「有趣」的趙老大,我的腦袋甚是狐疑,因為我以為中時電子報談時事、談政治、談藝術、談攝影、談品味、談生活、談美食也談人生,不知道中時電子報開始有了副業,大賣水餃生意。

我也參加一些部落格平台,是屬於審核制的寫作平台,但都有著不得販售、團購還是有廣告嫌疑的規範,我也乖乖遵守,沒有在平台上拉廣告、沒有在部落格平台上大呼品牌客戶趕快來找我、也沒有在部落格平台上喊窮,因為經濟不景氣我的工作獎金已經停了大半年,我上有老母下有五隻嗷嗷待哺的小貓,是該多接一些特約編輯的稿件,才得以過活。

但我沒有,因此,當我知道中時電子報有一位「有趣」的趙老大,我甚是好奇,原來中國時報賣起水餃,會如此狐疑,是因為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中國時報,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這位水餃商的趙老大,一直讓我覺得很是有趣,不是文章有趣、不是人有趣,因為我也不認識他,看他洋灑的資歷,想必是資深記者,那一定是專業的媒體人了,但我不是批評,我只覺得有趣,非常有趣,在中時電子報賣水餃,真的很厲害也了得,要不是巷口的老媽媽包的水餃特好吃,又能送貨到府,我一定要來買單一次!

偏偏我又愛那種現包,是真的現包就是早上和料、八點多包好水餃,立馬丟到水裡滾,從包好到吃掉,不到一小時的那種新鮮感,真是叫人熱血啊!老媽媽沒有花俏多彩的麵皮也沒有很多口味,只有五種單純口味、再賣些麵疙瘩以及蔥油餅,還有一些手工的麵食,但我很愛、因為新鮮,每次只買一兩百元,但是每週上門二到三次,因為我討厭食材扔在冰箱超過三天的感覺,我是喜新厭舊的,如果不是老媽媽,也許我會嘗試訂購他的水餃,但是,我還是又離題了,哈。


====================


當中國的直銷團來台灣踏青的時刻,多家新聞幾乎SNG的隨身訪問,害我一開始以為是那個國家的總理還是高層大官來台訪問,原來是直銷團員啊!訪問未免也太沒創意,直問著買什麼?吃什麼?殺價沒?總銷售多少?害我一開始以為,記者是行銷公司的市調人員,總之,新聞洋洋灑灑的消息,24小時聯播,我都沒在看,因為我大部分只鎖定非凡新聞台,不是我要搞置入性行銷啊!實在我受不了貼身採訪的記者,非凡記者難道不訪這條經濟新聞嗎?當然有,只是人家訪訪以後帶到股價、帶到經濟帶到中國與台灣的問題,不是著墨殺價多少、出手多狠還是吃相多狼狽,而此時,新聞冒出了兩種論調。

一種,當然是熱血派兼心存感激的人,為大陸觀光團大呼暢快過癮,每天follow著這些人的尾巴,想像著收銀機不斷噹噹噹的聲音,因為台灣經濟總算可以一掀近一年的陰霾,離冬入春了。

一種,當然是冷眼看待兼公民道德師級,不斷數落著這只是假象、只是短暫,還有不斷批評吃相難看、手法囂張、無理至極,甚至覺得台灣官員與媒體巴著人家腿的行徑,真是有辱國格。

我認為,中國團來台灣,我們可以歡迎、禮遇,但不用大驚小怪鋪張至極,24小時的SNG新聞聯播,從下飛機送到上飛機,真的有些誇張;我也認為,中國也許可以幫助台灣的經濟、並且有著連動性,但不需要把整個未來都許配給中國,就像投資概念裡總說著,雞蛋不用放在同一個籃子中,又不是男歡女愛只許鍾情一人,台灣,要經營中國觀光、也要經營日本、歐美與澳洲人士。

以前唸地理科的時候,記得老師這樣形容台灣,說台灣處在一個好到不能再好的位置,就在世界各國的中樞神經上,以後這,會是個漂亮且融合各國之美的國家,寬容的、和諧的、充滿喜悅且平和的,揉入各種色彩的瑰麗。


====================


我討厭一面倒的事情,一面倒的往中國的懷裡推,雖然有錢有臉蛋卻不夠紳士,當我這樣說的時候,便有人問起我的顏色。

應該說台灣存在一個很絕妙的思惟,他們眼裡,只有單色系,不是黑與白、是藍與綠,每當政治議題一開始,在座就會一人先提出疑問,「你是藍色、還是綠色的?」有時候,我會回答膚色,有時候會回答彩色,看我的心情而定,如果此時我們提到「我很熱愛台灣」這個關鍵字,那個不識相的人便會跳起來,指著你說「我就知道,你一定是綠色的!」

是不是,我們的生活,只有兩種顏色,只能有兩類人,不是跟我一國、就是跟你一國,沒談論是非之前,坐下,先把顏色分類好,選邊站,藍色的說什麼、無論是非綠色都要反對,綠色的說什麼、無論是非藍色都要反對,那我們就不用討論啦!什麼是非,沒有是非,分藍綠就好了,成語以後也得改,「是非黑白」?沒這個成語,只有「是非藍綠」。


====================


這位有趣的趙老大,顯然不滿某些媒體,批評這些有錢的大爺囂張,於是舉了例,告訴記者罵別人之前,先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這樣囂張無禮的行徑,不就出自好幾年前兩岸開放的模樣。

他如是寫『我想請問這名記者,人家在興高采烈時,莫非叫人家低聲下氣,人家在逛夜市時,叫人家坐在長條板凳上,悶聲不響的埋頭苦幹?人家在吃四萬元大餐時,也應該低頭不語,只要猛吃就好,稍有逾越,就說太囂張了。』

也如是再寫『想起兩岸剛開放時,一伙台灣人進入大陸觀光,有位老兄在南京中山陵的台階上,吐了一口檳榔,當場被担任巡查員的老婆婆抓到,罰款五毛錢,這位老兄付了一塊錢,對老婆婆說:「不必找零錢了,我還要再吐一口。」巴吱一聲,又吐了一口。潔淨的中山陵石階上,留下兩灘台灣人的紀念。請問記者,這又算是什麼德性?這算不算是囂張?』

看來,甚是有趣,他舉了兩個極端的例子,要不就是像個受屈的姑娘低頭不語,要不就是像個邪惡的莽漢囂張大鬧,難道不能像個彬彬有禮的紳士,和善熱情又充滿著喜悅嗎?

也確實,有些團員,也是彬彬有禮,有些、低調行事,有些、張狂蠻橫,這些,都是人,每個人個性不同、做法不同,我覺得,無論是指著鼻頭罵或是跪在腳邊歡迎的姿態,都不需要,更甚,我們也不須琢磨別人的態度,無論是好、是壞,就只是個人作為,不必渲染、放大、扭曲抑或解讀,那都只是一個人而已,就像台灣,也有人說話大聲無禮、也有人說話低聲有禮,但你不會說台灣人都是有禮至極、也不會說台灣人都是無理取鬧,怎麼說呢?應該說我們不需要跟著話尾去解讀放大別人的一言一行,實在沒必要。


====================


但是我現在抓了這位部落客的話,不算是過度解讀嗎?

如果你問,我要告訴你,我也不知道,只是他的文章,讓我有些感念。

之前,到加拿大自助玩,借居朋友家中,朋友家世不錯,同桌吃飯的都是在自己的國家有了成就、有了財富以後,移民到加拿大養老,大家穿得得體但不華麗,有的人戴了項鍊墜子,卻也不是閃亮亮的大鑽石,吃飯到一半,有一個女士先行離開,他先是禮貌與大家招呼說抱歉,便拿了帳單到櫃台結帳了,那一桌,共三四十個人的大餐,我實在不知道需要多少錢,但想必不少,這樣默默有禮的結帳,也許是她認為,先離席自然不是禮貌,結帳僅是了表歉意。

又一回,與朋友相遊,見了一個包包店,我們一起逛起來,包的皮質甚好、設計師款、亦有多功能變化,朋友愛不釋手,買了兩款,小姐很有禮的算好金額、她也很有禮的拿出信用卡、簽帳、拿包,繼續逛街。

一天假日,在公司附近亂晃,坐在路邊的長椅,聽得旁邊幾個人說話,說話的是兩個中年夫妻,另外一位年輕且西裝筆挺的,看來是業務,沒一會,便知道他們在談房子,中年夫妻要買房子。他們談論的那棟樓房算高價的區域,有個大中庭與綠葉相稱,旁邊就是捷運,鬧中取靜,兩夫妻看似已經作好決定,就在另外一個長椅上,與那位仲介談論價格的問題,看來已經斡旋過幾回了,因此就此敲定,這個仲介成交了一筆兩千多萬的大單,很是高興,但兩夫妻也很是高興,三個人就在那兒閒聊了半個多小時,氣氛歡樂。


====================


我曾經與某位不熟的朋友吃飯,他搶著結帳、我沒攔,我想他可能用公差費出,因為我們談公事,但結帳後他不斷提醒我結帳的價格,讓我很不是感覺,馬上約了下回飯局,我請,後來還是用我的私人荷包。

我的老媽老是說,我這樣個性會吃虧,欠不起人情不愛別人的幫助;我總回答,我需要幫助、不需要施捨,如果你的幫助不斷的高聲吆喝、一再提起抑或回回見面都要提一遍,寧可不要幫助,寧可累一點,自己來。

我也曾看過貴婦逛街,到了精品店,進門就要小姐將當季新品最是昂貴的都拿來試一試,一下要看這一會要看那,結果還不一定購買,離開前還要嗆一句「哎呀!你們這設計師的包,不適合我的口味,不好看!」

請問有沒有人,吃飯幫大夥結帳,大聲嚷嚷還要大家記得,同時也要不經意的秀出價格,有!請問有沒有人,有錢買名牌包要大聲吆喝目使頤令,刁難販售?有!再請問有沒有人,財大氣粗,買了房子也不斷刁難,有!也請問有沒有人,是個公司的業務大窗口,選擇合作廠商還要頤指氣使不斷狐藉虎威,拿著鈔票與權力,將別人的踩在腳底,有!因此當然也會有人,被人唸了幾句就要再吐一口檳榔,很囂張的拿出錢來,擺出老子有錢想幹嘛就幹嘛的態度。

但是,你幹嘛跟他比爛?



====================


朋友的小孩考試,成績落後,朋友沒有生氣,繪畫比賽成績不佳,朋友也沒有生氣,但是有一天,孩子吵鬧要買某款電動遊戲機,被拒絕,小孩欺騙說有某個補習費要繳,最後被朋友發現,大大火大,整整火了半年,與孩子冷戰。他是真的火了,因為他認為,成績不好不能決定一個人的一生,但是道德不好、欺騙、說謊,是容易固化成個性的問題,小時候不改、長大以後就往壞裡走。

另外一個朋友,抓到老公曖昧的證據,老公不以為意,說著,反正這社會不就這樣,人人都劈腿,我只不過是有點曖昧而已,朋友賞他的老公一個耳刮子,嗆著要離婚,她說,「別人也許可以忍受,但我不行忍受一再曖昧的老公,如果你那麼想跟別人比,那麼你行、去找別人結婚去。」

你認為,財富、成績,品行、道德,哪些是比較重要。

人的外在會改變,例如財富、例如房產、例如名牌包,吃掉的美食也會消化變成大便,但是人的本質,是不會改變,那些看似無意義的人情事理、道德尊重,其實也是很重要,我認為,物質的、表象的,你不用跟別人比好,因為,永遠有人比你強、比你好、比你有錢、比你有勢,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無法永遠爭第一。

但那些,內心的、情感的、性格內的,你不需要跟別人比爛,覺得自己只是偶爾懶散、偶爾無理、偶爾說話沒禮貌、偶爾不尊重人,偶爾沒道德,所以沒所謂?因為只是偶爾?

偶爾會變成經常、經常則會變成一個人的本性,日積月累的堆積成你的性格。

有時候,我們常說,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不是、任何事情,都要跟爛的比。

也許那些物質的表面的東西,你不需要樣樣都爭第一,但是那些內心的、道德的,互相尊重的、彬彬有禮的性格,也不需要跟大家來比爛。

有錢,也該有態度,也就是有人,不欠這趟人情債與錢,不是要與錢過不去,因為消費與施捨是有差別的。

如果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是對的,反正有錢就該被當作大爺般伺候著,那麼是否我拿起電話下個水餃大訂單,水餃送來時要認真挑三揀四,不合口味就要高規格地大罵難吃,還要把水餃退回去換一回、或是扔到垃圾桶裡再吐個口水、甚至拍張照上傳部落格大罵特罵,說買個兩塊的冷凍水餃勝過你四塊的爛水餃......;反正我有錢、可以這樣糟蹋?也不求你賠錢,只是想把錢來撒一撒、老爺開心,請問這樣也可以嗎?


====================


確實,台灣很久之前,沒禮貌的人很多,但現在、慢慢改善,如果這位部落客要這樣比較,把現今的中國人與好幾十年前的台灣的比較,順便揶揄一頓現在的中國就是過去未進步的台灣,我也覺得是個好方法。

但是我們不需要,教導我們的孩子說,你看,某某人如此沒禮貌、你只要不要比他爛就好,而是我們需要,教導我們的孩子說,你看,某某人如此有禮貌,你一定要比他好才對。

確實有人有錢囂張沒品德,但是我們不用來比爛,確實有錢不用像個小媳婦,但是該有的尊重禮儀,還是必要的。

如果比上不足比下還有餘,那麼你可以很高興,因為怎麼比,我們都會比那些未開發國家的山地人,來的進步有禮貌,這樣說,對嗎?



觀光團沒有錯,中國要台灣回歸的心態也沒有錯。當然不想被統一也沒錯,極力抗爭保留主權也沒錯。

錯在台灣。


台灣人生病了,只有兩種顏色、兩種是非、一面倒的叫囂,不是謾罵就是抱大腿,還24小時採訪聯播,這是病入膏肓的姿態,這樣,有心人士不用拿大砲火箭來,只要一兩句話攪一攪,問你是藍是綠、是本省還是外省,簡單幾句話,台灣又會亂成對立的兩個姿態。



====================


有一個小公司,越來越是強大,因為無論發生什麼事,大家同一條心,對外。


有一個大家族,越來越是潦倒,因為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懷疑親戚是不是為了利益,因此吵吵鬧鬧,一個大家庭就這樣吵散了,沒落了!


你是要變大的公司?還是要變小的家庭?


你想要比上有餘?還是比下不足?






延伸閱讀→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 「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比上不足比下還有餘所以有錢可以沒品德?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比上不足比下還有餘所以有錢可以沒品德?






上一則:粉紅小甜心。 下一則:部落格行銷有跡可循!告訴我,什麼牌子最好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