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舞溫哥華。

漫步Vancouver,總會想起在Toronto的時光,朋友說我走在Vancouver的街道,不該想起Toronto的美好,也許是無法久留的缺憾,讓我到了Vancouver後依然不斷細數著在Toronto的美好日子,那個在餐廳的紅酒、那晚姑姑的大匣蟹、在瀑布遺失的記憶卡以及在加東的醉人景色;如果說Vancouver的楓紅是城市的繽紛點綴,而Toronto的景色則是點綴楓紅的繽紛;Vancouver是城市與人的對話,Toronto則是人與美景的輝映,像幅畫般,美的,讓人不知所措。

楓舞溫哥華。

請勿轉載全文,如有掉圖或想留言、引用請點我回去看本文∼「楓舞溫哥華。」





與好友是先後抵達溫哥華(Vancouver),一連十多天不見,讓人忍不住想在瞬間分享所有最美好的經驗,旅程的回憶不總是這樣,當你觀看別人的部落格時,總是大略的看著每一張照片,然後略過所有的文字,只有與你同旅的友人或者閒著無聊的路過者,才會這樣細細看著字字句句;初到Vancouver時,朋友帶著妹妹與妹妹的男友一同吃飯,讓我忍不住美言了在多倫多(Toronto)的一切,讓要接待我的朋友有點不知如何回應,在此跟妳Say Sorry喔!成小山絕對沒有想要炫耀的意思喔!呵呵!

坐在捷運上,然後在一個不知何處的熱鬧街道下車,我們從捷運走到路的盡頭,直到看見一片汪洋的大湖,再沿著湖岸走回街道,慢慢的走回捷運裡;剛從Toronto到Vancouver,有種從畫裡走出來的感覺,Vancouver的熱鬧、繽紛、便捷,就像另一個台北城,在擁有龐大的自然資源維護下,走在路上看到松鼠逛街已經不是令人驚奇的事情,但不巧與好友閒聊走著時,我卻眼睜睜看著一隻松鼠從對街跑向這街,然後被沿途疾駛的休旅車一碾而過,頓時毛茸茸的小可愛成為血淋淋的肉球。

讓人感傷的就是如此,最怕妳知道了、卻無法挽救、然後眼睜睜的、看著牠離開。小松鼠在被撞的當下,奄奄一息顫動著身體,當時我很想衝過去把牠抱到路邊,但因為手邊沒有任何可以包覆牠的東西,加上車流龐大與幾絲的恐懼,當下沒有過去拯救牠;我們問了一些走在街上的男人與一位公車司機,但並沒有人可以幫忙我們把松鼠帶離街道中央,朋友提議連絡當地的街道動物救援人員,後來才知道連絡這樣的服務中心,還必須告知動物是死亡抑或是瀕死,這樣他們才好決定要派救護小組還是收屍小組。

走到街角打電話的當時,我知道那隻小松鼠一定沒命,牠就這樣奄奄一息的躺在街道上,來往的車輛侵蝕著,一定宛如千刀萬剮般痛苦,我在心中祈禱著,祈禱著牠趕快變成天使,因為我知道我們救不了牠,打完電話後回到街道,發現松鼠不見了,我們想應該是有人把牠帶離街道,讓牠變成天使了;所以下回你到加拿大的街上,如果有開車,請小心小動物、與你自身的安全吧!



楓舞溫哥華。
楓舞溫哥華。
楓舞溫哥華。
楓舞溫哥華。
楓舞溫哥華。
楓舞溫哥華。
楓舞溫哥華。
楓舞溫哥華。
楓舞溫哥華。
楓舞溫哥華。


延伸閱讀→
下一站 「詩人的國家。」
更多加拿大的生活 「加拿大旅遊日誌-全文完。」
回我的部落看更多文章∼ 「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楓舞溫哥華。 用閱讀器訂閱成小山。


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楓舞溫哥華。






Free Counters

上一則:流浪的終點。 下一則:詩人的國家。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