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有時候,我有那種鑽牛角尖的個性。年輕的時候,不懂,不願意承認,年紀大了點,瞭解,卻也很痛恨那種個性,往往工作之間,為求一個極致或是什麼的,都會犧牲大家理所當然保護的東西,例如財富、例如升遷、例如獎金、例如時間,我常常為了一股氣,不是生氣的那種氣,是想要更好更不同的那股志氣,而耗費更多時間、與更多力氣去完成大家看不到的細節;因為看不到,最後沒有人會誇獎你,甚至為此花了更多時間,還會被冠上Delay大局的標籤,我已經知道結果,儘管如此我還是要做,因此我痛恨自己這樣的角尖個性;就像申潤福,有著孩子氣的輕狂與炙熱情感,因此儘管知道大逆不道,還是撕掉在那個時代裡,被視為跟帝王般尊貴的御真畫。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圖片載自/風之畫師韓國SBS官方網站。」

如有掉圖或想留言請點我回去看本文∼「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這是一種浪漫,看戲劇的時候,常常能感覺到一種,無法發生在生活中的唯美浪漫,這就是戲劇之所以能讓人著迷的地方,那種深刻的、濃烈的、義無反顧的情感在宣洩著、燃燒著。

為了情感,在遇到危難的時候,出手相挺,已經是異常難得的事情,我所謂的情感,不僅僅是男女之愛,而是親情與友情,義氣與正氣。其實怎麼看,這位才華洋溢的申潤福,都是一個災難的製造機,無論是繪製出在保守時代不被認可的「春畫」,還是撕毀一國之君的「肖像畫」(御真);然而更糟的還在後頭,這幅被撕毀的畫還是君王殷殷期盼的作品,完全是犯了大忌中的大忌。

偏偏,戲中多次上演「我要為你擋死」的劇碼。

當主角該死到要受罪受刑,就永遠有一堆人搶著救人,甚至不惜代替受罪或待死,讓你看到這個時代裡沒有的感情,就別說你活我死了,很多人就連為別人犧牲個幾張鈔票都不願意,那種情感因為在現實裡看不到,所以太難得。

當申潤福的哥哥代替受罪,被送往永遠都無法翻身、一輩子只能是技工的「丹青所」裡,以為終於救他逃過一劫,但他卻將自己的手掌打破,也就是繼續原本要受罰的「掌破刑」;幸好年輕孩子的力氣不大,比起巨石碾碎手掌,只是拿一顆石頭的力氣,還不足以毀掉他天賜的才華。

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態,朋友說他不懂,我卻能瞭解;似乎我也有那種鑽牛角尖的危險浪漫,所以才懂,就像我也能微微感受到,為什麼有人,要割下自己的耳朵的那種感覺,那不是一種天才症候群,而是當一切都太容易所以即使放棄也無所謂了。

因為知道自己的安逸,是哥哥的犧牲換來,因為知道自己的才華,是備受呵護才保留著,因此,更覺得嫌惡,因為太輕易、太垂手可得,那個天賜才華就是身體最原始的能量,因此也能如此率性的放棄了。

人不也是一樣嗎?有的人,過的安穩、幸福,有上天賜予的才華、能力、財富或者美貌,因此理所當然的不以為意,因為得到太輕易,不知道失去有多麼了不起,「不過是一副畫嘛!」擁有才氣的畫家眼裡,就是隨意揮毫就能所得的作品,但對於沒有才華的畫者或是畫匠來說,要繪製一個充滿張力、特色以及美感與獨一無二的畫作,是多麼困難。

不只是才華如此,財富也是、美麗也是、智慧聰明亦同,這些看似甜美的果實,在出生時候就嚐到了,不知道酸楚、不知道鹹苦,因此揮霍的如此理所當然,甚至可以狂妄的不在意,也可以率性的放棄。

但藝術家,似乎有那種鑽牛角尖的危險浪漫情懷,難怪翻開歷史,那些匪夷所思不按邏輯的行為,都是該死的藝術家所做的,也因此到如今,藝術家被冠上所謂難搞難懂的類別,甚至有的藝術家,還會因不被瞭解、不被意會感到光榮萬分....。



(引起紛爭的部份畫作賞析/作者/蕙園)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因此,申潤福的哥哥,再度為了幫自己煉製繪龍袍的紅色顏料,而染料中毒造成意外死亡,讓申潤福歷經生命中無法承受之痛;又因此,當眾人批評著哥哥臨死前所製的染料所畫成的御真畫,申潤福無法忍受那種悲苦與自責,忿而在眾人與一國之君面前,撕毀了畫作。

一個朋友說,為什麼想不開呢?那是哥哥遺世的紅色,裡面有製作染料時的汗、想念的苦、無法愛你的悲以及手足之情的愛啊,那最後一次,為你綻放的紅,成為一個絕世的御真畫,應該感謝聖恩、感謝上天啊!

是啊!上帝大概也不明白,如此大好機會,怎麼會這樣讓自己走到絕境,給他才華、提拔,鋪好順遂的路,他卻毀掉自己讓帝王欽點、苦心繪製的作品,甚至落下了死罪之名。

其實我想,他也知道,這樣的作品有多麼重要,也知道那是哥哥最後留下來的作品,應該要珍惜。但是有時,就是想不開。「放棄吧!放棄吧!無所謂了、都無所謂了,最親愛的哥哥已經死了,就像感覺到自己的心都痲痹了,沒有知覺了,似乎做什麼都無所謂,所以,撕掉那個被大家批評的畫作,也無所謂吧!」心裡似乎有一股聲音在鼓譟,所以也沒想到後果、沒想到死罪,就這樣,衝動的撕毀了畫作。

然後又繼續上演,犧牲的戲碼。

主角的老師,為了展現救援的決心,因此毀掉自己畫師最重要的右手,伸手進去燃燃火焰中;主角的初戀情人,為了展現救援的決心,因此焚化自己的愛與未來,決定委身給有能力的官員。

戲劇與虛構的故事之所以迷人,是那種在絕境裡守護愛情的決心有多難得,那就像在火焰裡,撲火的飛蛾最後的舞姿,唯美的就像一幅畫;不會出現在現實中的蠢愛,沒有後顧的投入,那難得的熱情,是一種令人豔羨的美麗。

很多古裝劇,很愛上演臣子在奸臣手中拯救被陷害而被君王治罪的戲碼,官員在君王的腳前,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獲取君王的接見,然後哭死求罪的就是要拯救、那唯一難得的主角;接著我們再來看看那該死的臣子犯了什麼罪?其實說穿了都是芝麻蒜皮的小事,不是得罪了君王、就是說錯了什麼還是撕毀了一幅畫,說真的,一句話、一幅畫有生命重要嗎?

但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就是有。

小心翼翼不能做出任何看似對君王不敬或者意圖謀反的罪,無論是多麼雞毛蒜皮的小事,就連寫一封家書,如果冠上了意圖謀反的懷疑,任何人都可能會被斬首示眾,斬首示眾還算恩惠,還得倒在君王的腳邊大喊「謝主隆恩」,因為沒被抄家滅門就不錯了。

現代人,還難想像那時候的情感,一群人就像跟著陽光微笑的向日葵,王是天、民是地,沒有異議份子,因為異議都將被殲滅,你很難流露出真感情,無論是男女之歡、同性之愛還是文學與藝術的情操,全都要收斂得小心翼翼;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無論什麼國家似乎都是如此,日本如此、韓國如此、中國如此,歐美帝國也是如此。

其實君王主義的小心翼翼,說穿了也不過就是怕下一個被推翻的就是自己,因此寧可錯殺,不可倖免;也因此,那時候的愛情,都像是能在大火裡熊熊燃燒般炙熱,內斂的情感似乎有著很多燃燒的油份,因為很多人,都只是不小心說錯了、做錯了,就被賜予殺頭之罪,或者被奸人所害致死,那沒有法則可以依循、也沒有明天的日子,所有的感覺都是可以不顧一切的。

又仔細想想,什麼時代有什麼時代的煩惱,那時候的人,不是在刀子口舔血、就是在安逸中過活,大家壁壘分明,而現在民主化的社會,就算犯罪了,可以請最好的律師,有錢,還能假釋出獄,混一天過一天,然後繼續顯惡,因為我們沒有把我們的心拴緊,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要愛就愛要放手就放手,要熱情就熱情要冷漠也就冷漠....,很多時候激情來得快也去得快,因為你不會說錯了什麼做錯了什麼就被殺死,或者得擔下一輩子的罪責。

忘了在哪裡看到什麼樣的訊息,說是某種生活在險惡裡的動物,生殖力與吸引異性的能力特別強,防禦與敵我也分得很清楚,因為在危險之中,所以神經就像緊繃的弓,隨時處於戰鬥狀態,愛與恨、敵與我,黑白分明。

人說險境見真情,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無論是同性或異性都不重要了,難得的是愛啊!



延伸欣賞→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延伸欣賞→
更多風之畫師所提及之歷史人物,申潤福(惠園)以及畫師檀園之作品,有看本劇的人應該非常熟悉吧!^^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延伸閱讀→
本站之劇照與畫作,皆下載自韓國風之畫師之開放資訊∼ 「風之畫師韓國SBS官方網站。」


成小山的.貓.食.遊.記。

 

風之畫師之在那動盪不安的年代。






上一則:無孔不入的置入性行銷。 下一則:美少女之超優雅年度睡姿獎。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