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不恐慌

我們不是不恐慌
上周末,暫時卸下工作無力感的韋德和每天繞在孩子、文字堆的我,將派妞託給爸媽帶,難得兩人一起到宜蘭閒遊,一路上什麼也不想,只想在我們視為台灣第二樂土的宜蘭(第一是我生長的台中),走走逛逛。

一路上悠哉品咖啡、大啖無菜單料理,窩在溫馨民宿裡大睡特睡,聽聞我們又跑到宜蘭來的人,應該都認為我們是對悠閒到不行的年輕夫妻。

三天兩夜的第二晚,我們落腳傳統風味濃厚的台式民宿,坐在床上當沙發馬鈴薯的我隨意轉到政論性的談話節目,看著節目播了一段前副總統蕭萬長的話:「我老實講,我很少見到像現在這樣,整個社會充斥無力跟茫然,我們的確是陷入一個坐困愁城的經濟,也彌漫著焦慮不安。」我的心突然像天空中自在飄著的風箏,因為聽見媽媽勒令立刻給我回家,無奈快速地捲起線──頓時心有點灰。

後來我們的前副總統則呼籲大家別太悲觀,民主多元的時代不若早期專制來的有效率,應該再給政府一段時間。


flower04.gif


全世界經濟的重心轉移,許多產業落入衰退無力的景象,像咱家韋德待的傳統製造業,多少面臨訂單不如以往的窘態;也待過工廠擔任人事專員的我,更直接在2007年金融風暴,親身體會業績大起大落、一夕間工廠倒閉的冷風蕭瑟。展開夫妻生活的這幾年,正好是景氣大幅下滑的時期。

像我們這樣再平凡不過、經濟支撐只要省就過得去的家庭,還多了一個寶寶嗷嗷待哺。擁有孩子後,除了自己的生涯外,為了下一代必須更加努力,我們多少恐慌當目前的工作有一天想做也無法做、中老年又得費盡心思轉換跑道時,我們,真的可以嗎?

看似每天一派輕鬆的臉龐下,其實我們不是不恐慌,只是不想因為低迷的時局、悲觀的思想一再困縛自己。

然而,想讓比我們生活還困頓一些的人說樂觀就樂觀,其實是不太可能的一件事。當整個時局明顯不景氣、許多產業出路被扼殺時,樂觀能當飯吃嗎?

對此我的心裡曾產生很多迷濛不清的困惑,即使歷經一些職場無情又無奈的波折,靠自己走出來後,現在每天努力經營自我和家庭,自覺很清楚要的是什麼、想過什麼樣的生活,但不免還是得說:面對未知,沒有一人不恐慌。

即使有些人擁有光輝燦爛、眾人稱羨的生活,也不一定能平步青雲過一生,尤其,在這樣的年代。

有天假設當我想做的事完全都沒辦法做,生活只求糊口養得起孩子時,我究竟該如何面對迥然不同的生活願景?我不知道,我只想到有可能會把身段放到極至之軟,除此之外,我不願多想。

現階段,學習如何從不滿意的生活培養真正的勇氣、走出陰霾情緒才是最重要的;或許很多人覺得停下來韜光養晦投資自己不見得有用,心想:我就是不想積極充實、鍛鍊自己,怎麼樣?

平心靜氣的人會回答你:不會怎樣。其實背後隱藏的含意是:你可能也會因此只成為「不怎樣」的一個人。

看著電視各大節目每天探討景氣有多差,我們不是不恐慌,其實只是沒有埋怨的力氣,景氣差了這麼久,再無止盡低沉墮落自己的情緒,我想我會瘋掉。

當過一天算一天、未知依然是未知的同時,我依然只想積極的活、不遺憾的過。


看著這些新聞媒體,我納悶的是:對於景氣,光嘴上談兵真的有意義嗎?


我們不是不恐慌
不煮不要嫌
我不嫉妒,因為它摧殘我25年
不合理傳統,掰掰!
職場心機,步步驚心
每一天,我都在學習「捨得」

那些年的媳婦太委屈

做自己談何容易,但他做到了
關於我‧你想知道嗎?

不過想發洩
喔,原來這裡也有兩性時間




我們不是不恐慌
  │My blog ‧FBG+weiboplurktwitter
我們不是不恐慌




 

上一則:沖繩看我怎麼買?娜塔版的沖繩必買名產、戰利品 下一則:用五月天精神搖滾的豆漿!耶濃,YA真的好濃!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