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瀏覽

走過三代獸醫

從小就出生在跟一般人不太一樣的家庭,因為我的爺爺、我的父親都是獸醫師。

也因為有了這樣的生長環境,我的生長過程和生活結構當中,一直都有寵物的陪伴!

 

爺爺的那個年代,並沒有真正幫狗貓看病的獸醫師。因為當時的台灣,才是寵物市場剛剛要萌芽的階段;沒有獸醫方面的正規教育,更沒有獸醫師證書這回事。但是因為他自己去日本接受訓練同時學了一些技術,包括狗狗繁殖過程當中的配種、接生和剖腹產;簡單的內科看診和打針等等技術。有了這樣的一個淵源,博愛動物醫院當時是全台灣的一間私人的動物醫院於是誕生。由於寵物繁殖才剛剛開始興盛,產科成了當時最熱門和應景的技術。那時飼養寵物的人口並不多,有一部份的【寵物玩家】會拿狗狗來做選美比賽,也因此爺爺對於剪耳也有很獨道的技術,這些都是因應當時市場的需求。以現在的角度看來,當時的醫生著重技術更勝於專業;或者說,當時國內並沒有太多小動物(指狗貓)醫療方面的需求,所以獸醫醫療知識在當時是非常貧脊的。而在60多年前的台灣,狗貓都被認為是畜生,飼養是用來看家和抓老鼠的,寵物生病需要看醫生對當時的人來說,是一個全新的觀念。也因為寵物市場才在起步的階段,當時的寵物都是吃人類的剩菜剩飯,更沒有所謂的(飼料)這東西。也因為爺爺有一雙巧手和一顆慈悲的心,當時只要在台北飼養寵物的人,都認識博愛。

 

然而到了父親的年代,才真正開啟了台灣獸醫醫學的領域。開始有了正規的獸醫教育和國家考核的認證,但由於知識大門才剛剛打開,獸醫臨床方面的知識仍然薄弱。當時的醫生由於沒有檢驗儀器和各式設備可以依賴,因此也造就更深厚的臨床基本功。也因為寵物市場的大門打開,產科、寄生蟲問題、傳染病問題,在當時都是最大的需求。老爸還跟我笑說,早期狗貓根本沒有預防針可打,病毒性腸炎的肆虐,造成當時狗狗很高的死亡率。來醫院打點滴的病患大排長龍;有些狗狗還得在候診的地板上做輸液。也由於寵物繁殖的需求日益增加,父親的產科功力傳承了爺爺的經驗,再加上專業知識的併用,老爸打響了博愛的聲譽。他曾經在一天之內做過七台剖腹產的手術,這是現在的獸醫很難體會的。我常常也覺得那個年代的獸醫很厲害,因為醫藥品和醫療器材的取得是很匱乏的,所有的東西都要靠自己想辦法,不同於現在的醫生,很多東西都已經有商品可以輕易取得。而當時雖然獸醫有能力幫寵物解決問題,但由於缺乏診斷技術和儀器的輔助,經驗仍然是最可貴的臨床工具。抽血檢驗和X光的攝像,當時都得依賴人的檢驗院。

 

到了小獸醫的時代,台灣社會對待狗貓的心態已經不同以往。更由於西方獸醫學的進入,寵物被視為伴侶,而醫療資源也越來越豐沛。許多過去無法診斷和治療的問題,現在都像掀開薄紗布簾般的清晰。以往沒有辦法解釋的病症,如今也都可以透過臨床的檢查獲得答案。由於時代的改變和進步,更由於重視伴侶動物的觀念抬頭,驅使台灣獸醫的醫療環境整個轉型。動物醫院越開越多,而更多獸醫的人才也投入這樣的圈子。過去的繁殖觀念在如今響應認養的驅動下反而被顛覆,也因而產科沒落;預防針觀念的普及、衛生條件的進步,再加上流浪動物的管理越做越好,寄生蟲和傳染病的案例已日趨減少。再加上現在人對伴侶動物健康的重視,寵物已經進入高齡化的時代。伴隨而來的慢性問題和老化疾病,儼然成為主流。過去的狗貓吃人類的剩菜剩飯,如今卻有各式琳瑯滿目的商品化飼料可選擇;甚至寵物也開始有保健用品、娛樂玩具和零嘴可挑選,這些在過去是很難想像的。

 

走過三代的獸醫,不如說經歷了台灣寵物市場的轉變。不同的年代,有著不同的趨勢,而造就了不同時代的英雄。也許改變的是學理上的觀念,也許變動的是醫療技術的進步,但爺爺和父親所傳承下來的,是對動物的那份愛與責任,我想這是不能改變的。

上一則:寵物食物的另類選擇 生食肉餅 下一則:毛孩子,不哭了 小獸醫的醫診情緣 新書出爐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