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靈心塔羅 :情感冥想的十道練習題 新書搶先看

 

寶靈心塔羅:情感冥想的十道練習題 
新書搶先看

聖杯五:困在往事裡的你們 
寶靈心塔羅 :情感冥想的十道練習題 新書搶先看
聖杯五所揭示的,正是所謂的美好往事,或許也是一種困局。只有忘 掉那不會再重來的過去,才能去索求另一段,也許更完美的未來。 

「真誠而非無情地,忘掉心裡面住著的那個人,誠懇坦白地,去愛正 在愛的人吧!」 

聖杯五,是一張關於放手的牌。 

幾乎和聖杯五相關的故事,都有些「雙面刃」的意味。放不了手,是每個抽到這張牌的人共通的特點。只不過你們放不了的手,經常不是正在談著戀愛的人的手,不是那個正實際握在手心裡取暖的手,不是那游移於眾多情感間任何一個人的手。 

你們放不開的,是初戀情人的手,是心中很努力在隱藏、腦中卻無法忘懷,某個曾交會過幾近完美的某人的手。 

你們放不開的,是往事那雙緊緊跟隨不放的手。 

抽到聖杯五的人,通常有幾種常見的類型,其中之一,是黃金單身漢。 

在愛情的世界裡,永遠找不到落腳處,明明人長得不差,性格上沒有什麼缺陷,甚至身邊也不乏追求者,卻總是形單影隻,無法投入新的戀情。 

正是因為放不開往事的緣故。在你的心裡,經常是牢記著某任情人的形象,把那段感情視為典範,渴望回到過去,再重新走過一回。就像是某種牢籠,把人鎖在無限美好的回憶裡,一遍又一遍播放,不自覺便愈陷愈深。終於無可自拔,埋在舊情人離去的身影裡,不見天日。 

但那牢籠,或許也可以說是自己身上,緊緊扣住的一個枷鎖。只有真的打從心底開啟了,才得以重新發動關於愛情的各種可能性。只是可惜,除了念念不忘的那人之外,經常無人能解。

每當有其他人走近,你的第一個反應,總是先拿來和心中的那人做比較,在腦中錙銖必較地計算著—— 

「他不夠溫柔,記得以前的那個他,總是願意安撫我的每一個小情緒。」 

「她在意自己的姊妹淘比我還多,如果是某某某,肯定會願意花更多時間陪伴我。」 

「她雖然有禮貌,但和我的家人,卻總是維持著客氣而疏離的關係,相較之下,我的家人一定更喜歡某某某吧。」 

許許多多的藉口,說得朋友都倦了、也煩了,終於不再為你介紹新的戀情。而落單的結果,便是讓你們更加深信,唯一能將自己從孤寂狀態解救出來的人,只有那個誰而已。 

抽到聖杯五,等於是個提醒,那個誰不會再回來了。唯有認清這點,才能擺脫詛咒一般的過往戀情,往新的對象走去。 

第二種類型,是愛情裡的花蝴蝶。 

你是不是感到空虛而定不下心?說得好聽點,是多方比較,如果沒有和每個人都曖昧一下、短暫地談過戀愛,怎麼會知道誰才是最適合自己的人呢? 

然而心裡,卻比誰都還要清楚,無論和多少人在一起,都根本不可能找到一個目標,可以讓自己就此停止這遊戲。 

沒有人能夠真正地滿足你,就像沒有一件衣服,能夠應付所有的天氣和場合。而你們本身,就是那變幻多端的氣候,就是那輪翻上陣的節慶。今天想要和善解人意的人好好聊心事,明天想和鬼靈精怪的人去冒險,後天又只想與身材曼妙、臉蛋姣好的人,來一場身體和身體的纏綿。 

不過,在看似無人能完全掌握住表象的背後,卻藏有一號令你們甘心臣服的人物。 

因為,其實你早遇上了那個對的人。只是對方太過完美了,於是深信自己是高攀不上的,最後連採取行動都不敢。日子一天過得比一天虛,一天比一天失重,不願正視自身內裡空洞的結果,就是索性踏上了花蝴蝶的道路,日復一日、夜復一夜,卻始終摘不到最想望的那顆愛情的果實。 

抽到聖杯五,是在給你一個警示,唯有認清這點,才能擺脫荒靡而墮落的日子,重新振作起精神,去追求真正想追求的愛情。 

第三種類型,則是愛情的守墓者。正如其名,這是一個悲淒又美麗的故事。 

我還非常清晰地記得那天事情發生的經過。 

怡涵來找我的時候,我仍只是一個剛開始為別人解牌的新手塔羅老師。因為缺乏經驗,我一直不是太有自信,雖然知道自己的學習是具系統性且完整的,但解牌除了知識,有時候天份也非常重要,或許也可以說成是類似於「第六感」的神思吧。經常,我透過牌意做出分析,再加上宇宙給我的一點特殊直覺,給出判斷,不敢說自己已經百分之百具備完整的感應力,但仍是兢兢業業地感應著求問者的心意,也感應著自己在面對求問者時,是否有非說不可的話。 

一直到遇見了怡涵,我才終於確定,自己是適合這條路的。 

那天我在工作室裡,等著下一位求問者的來訪,走進來的是一位態度從容、全身上下打理得乾淨整齊的女生,她就是怡涵。

按照慣例,我請她坐下,問了她的姓名,親切地招呼她。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警戒心似乎蠻重,很謹慎,盡可能不著痕跡地觀察著周圍,如今再想,可能也是對我不放心吧。但第一次來算塔羅牌的人都是這樣的,我也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終於,她坐定,對我露出一個淺淺淡淡,幾乎不帶任何情緒的微笑。我知道,她是一個心裡有事的人。當然,大部分來求問的人,都是心裡有事的,但她不大一樣,她心裡有事,卻讓人感覺……她不是太打算要說出那件事情的樣子。 

我只好主動問她了:「那麼,怡涵,今天有特別想要問的事嗎?」 

「什麼事都可以問嗎?」她仍心存猶疑。 

「什麼事都可以。感情的也可以。」因為直覺認為,她似乎有這樣的困擾,我就直接問了。 

「我不是要問感情。」她斬釘截鐵地說。 

「那你要問什麼呢?」 

「我可以先抽一張看看嗎?」 

「可以啊,但是,我可以先問你一個問題嗎?」我說。 

她微微地一愣,說:「可以。」 

「其實你是來問感情的吧?」我本來並不會這麼直白的問出問題,但當時我的直覺一直驅使我如此開口。 

她又一愣,眉頭一皺像隨時要起身走人,但決定按捺下來。「不是。我是想來問工作的。」她說。 

「不過,我想你應該是有著感情的困擾吧!十年前是不是曾經發生一場車禍,而男朋友在當時就離開了呢?」我終於將內心疑惑脫口而出。 

才聽到這一句,我就發現她的神情有了變化,在一瞬間變得更加緊繃,淚水,奪眶而出。 

我知道,我所說的完全命中。 

或者說,是我所聽到的。 

那是從怡涵一走進來坐下,開始觀察著四周時,我的耳邊就一直莫名響起的一個男生的聲音。那個男生說:「請你幫我告訴她,我很愛她。但是已經十年了…從那場車禍到現在,我也應該要離開了,沒辦法好好在他身邊保護他,要請他好好照顧自己…」 

一遍又一遍。我不知道,這究竟是直覺,或者純粹猜想,我只知道,那聲音明顯得讓我無法忽略,所以即使我不能出聲回應那男生的請求,仍一直找著機會想要直接問怡涵。果不其然,才簡單一個問題,就徹底瓦解了她的層層防備。 

看著她眼中的淚水無可抑制地流了下來,我終於把男生的話,一句一句地說給她聽。 

「現在他就在我身邊,他說他很愛你,這十年來一直都陪伴著你,可是他現在必須離開了,沒辦法再好好保護你,他為你找到一個很棒的人,在你的身邊照顧著你,可以照顧你一輩子,他希望妳要過得很幸福。」 

「真的嗎!?他真的在這裡嗎?請你告訴他,我很愛他,我每天都在想念他,我也感覺得到他從來沒有離開過我…我…」她突然語氣急了起來 

那時我靜靜地看著她,眼框也跟著泛著淚:「他一直都沒有離開你,而且現在就在我身邊,你可以親自跟他說。」 

怡涵慢慢地看著一個定點,似乎覺得他就站在那,閃過一絲微微地笑,但是繼續哭著說:「我…我…好想你喔…你好嗎?我天天都在想念你,工作的時候也想,吃東西也想,睡覺也在想,隨時隨地不管做什麼在哪裡在什麼時候我都在想…想你…你知道嗎?」 

接著她又說道:「這十年來…第一次能夠確定你在我身邊,卻也是你必須離開我的這一天…真的…很謝謝你,謝謝你一直守護我,我知道我很幸福…」 

我看著怡涵的表情原本的激動到逐漸安穩,感覺到那位男生正透過我在跟她對話,對於相愛的人在這麼近卻又這麼遠的位置,又感動又感到不可思議。 
等到終於平靜,她開始娓娓道來,原來所謂的想問工作…其中真正的核心。原來,她和這位已經過世的男朋友交往了七年,就在論及婚嫁之時,他卻因為車禍過世了。在事情過去三年後,她自然也幾次嘗試過去認識新的人,嘗試開啟一段新的關係,卻都被自己的顧忌和裹足不前給搞砸了。幾年下來,她終於清楚問題不在其他人身上,而是在自己。她忘不了前男友,也不願忘記。她強迫自己全心投入工作,藉以轉移對前男友的思念,也讓自己更加隔絕於其他追求者的目光範圍內。 

又是七年過去。這十年之間,無風無浪,心如止水,一切都如她所規劃,也如她所預想。只是就在這半年間,她發現自己似乎對某一位男同事總是特別在意,而男同事恰巧也傾心於她。

但她卻忽而抗拒起來,覺得自己好像背棄了前男友,甚至考慮著是否該乾脆放棄這份工作,另謀他路。 

這就是她所謂的,關於工作的事。 

卻因為一段出現在我耳邊的話語,現出了其中沒有明說的原因。 

「請你放心,我會在天堂等你,在很久的未來,或者來世,我們一定能再碰面,在那之前,我會在天堂看著你,祝福著你。」我轉告著我耳邊聽到的聲音。 

「真誠而非無情地,忘掉心裡面住著的那個人;誠懇坦白地,去愛正在愛的人吧!」而,這是我最後對怡涵說的話。 

面對自己的內心 

黃金單身漢: 

無論男女,於現實生活中,這類型的人物,在工作和朋友圈裡都具有很重要的份量。但對自己能否得到真愛,卻感到十分懷疑,想要給對方幸福的想法太多,但實際深入的行動太少,容易陷入沒有品質的關係之中。 

當感情狀況無法進入新的階段時,便忍不住要回到其他的專業領域上,藉以合理地忽略另一半。 

珍愛自己,努力以愛情的方式滋養自己,便能漸漸得到改變的力量,重新看見愛情的可能性。 

花蝴蝶: 

花蝴蝶的性格,大多時候與自己的成長過程,有相當大的關係,諸如親情的匱乏,或者過寵。急切地想要證明生命能夠有更大的收穫,是花蝴蝶們想讓自己討人喜歡的主要原因,想要盡快讓人看到自己的絕佳能力。 

花蝴蝶們如果能夠回過頭,重新修復自己對家庭的感覺,看見家庭成員們的優點,放下偏見,就是獲得新力量的最佳方式。當清楚自己和別人,其實擁有不一樣的天賦時,就能多消除空氣中瀰漫的較勁氣息。 

怡涵: 

故事裡的怡涵,並不像黃金單身漢一樣,享受著自己單身的崇高地位,反而是被自己的單身給困住了。在失去愛人之後,心裡畏懼著新的情感,深怕後來者會比不上初戀,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將自己奉獻給他人的意願自然就會降低。再加上年齡因素,女性在刻板的男性眼中的價值逐步下降,造成雙重壓力,使得怡涵對初戀的想像與依賴,顯得更加深刻明顯。 

聖杯五的情感課題,就是「捨」。難以接受新關係到來的「聖杯五典型人物」,面對情感容易死腦筋,讓過去的甜言蜜語在腦中反覆撥放,使情緒陷在悲傷裡。它所揭示的,正是所謂的美好往事,或許也是一種困局。只有忘掉那不會再重來的過去,才能去索求另一段,也許更完美的未來。 

想走出陰霾看見生命的陽光,總需要十足勇氣,願意在充滿愛與感激的情況下,將離開的人留在過去,不再踏過回憶來干擾當下的自己。 

重新投入一段關係很難,但至少可以先做到送走過去。無論是不得已的分離或者痛苦的告別,都要懷抱著慈悲的想法,從照顧自己到逐漸能夠觸摸到那個受傷的內心,大膽地療傷 

認清這點,新的生活就已經在眼前了。 

心靈練習:平息傷痛 

選擇一個安靜、安全舒適不被打擾的空間時間,準備白紙、筆、以及一個柔軟舒適的抱枕、玩偶或是棉被。 

◆在白紙上寫下一些曾經在你生命裡發生的重大事件,它們對你產生多大的影響?進而改變了你的想法,使得你變得悲觀、不再完美、覺得遺失了許多東西。 

整個練習只選擇一個事件進行,因此在書寫時,事情要儘量完整獨立,不要有重疊混淆的狀況參雜在一起。 

◆靜靜的閉上眼睛,給自己一些時間去回憶當時的狀況,重返故事裡頭,將事件始末從頭到尾反覆的觀看、探索,並思考整件事情對你所造成的影響,以及你所付出的代價。 

◆過程腦袋可能會有很多的想法,將每一個想法當成故事的一個部份,帶進冥想裡,繼續想像事情可能是如何發生的。 

◆最後,將抱枕當成是那一個經歷過整個故事的自己,把它當成是個受過傷的孩子,將他擁入懷中,給他祝福,並說出想說的話,然後你可以慢慢地回到現在,張開眼睛感覺平靜的當下。

博客來簽名版 購書網頁如下喔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79652

 

以下兩首 冥想 送給大家喔!!

Youtube

感情冥想


連結母親

上一則:與母親愛的連結 釋放愛的冥想!! 整合愛 了解愛 下一則:推廣中! 套裝諮詢平衡個案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