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小偉 創意色彩如此自由

古小偉 創意色彩如此自由

專訪:黃燕玲(馬來西亞)
攝影:董昆明(馬來西亞)


從一名在幕後默默耕耘的“彩�師”,到《女人我最大》爆紅的“彩�老師”,古小偉坦言當初確實經歷過適應不良的過度期。“剛開始最大的不適應是上節目,因為從幕後轉到幕前,有很多東西都是新嘗試,比如教導彩�技巧的方法。那時還嚴重到身體出現一些症狀,心情變得有點躁郁。不過,這一年來總算調適過來了。現在走在路上很多人認出我,我都會抱著做回我自己的心態來對待。以前是怎樣的古小偉現在就還是怎樣的古小偉,沒有差別。”
隨著知名度急速攀升,周遭雪片般的邀約應酬其實並沒有影響到古小偉的工作時間。我問他說:“有了知名度后,很多和工作無關的邀約都會找上門來,這會影響到你專注在彩�工作的時間嗎?”“其實我的邀約幾乎都是彩�活動、出書,都是屬于經營自己的工作。我覺得既然在媒體前曝光了,那麼我就要把自己最能表現的一面交給大家。”古小偉直言自己是典型完美主義的天枰座,在工作上處處要求滿分,只要有一點沒做好就會很不自在。所以,即使面對排山倒海式的工作量非但不喊累,反而還樂在其中呢!

拒絕匠氣品
彩�師好比畫家,差別僅在於作畫的物件,前者是女性的素顏後者則是素紙布皮。可畫家卻不等同畫匠,畫家每一件創作品都充盈著生命與獨特的美感,而畫匠的出產品則是平凡與空洞的復制物。“彩�是一門藝術,必須要有沉澱自我的空間,那才能讓創作品充滿感覺,那是最美也是我想要的。”
曾經試過為《古小偉電眼彩�書》的彩�示範圖攝影時,古小偉在一天內創下連化18個妝的紀錄。“那時候的我已經累到沒有想法了,所以后面化出來的妝都很不滿意,結果沒用。”為了不讓自己的作品流於“匠氣”,所以現在他每一天都會進行“品質管控”,如他所說的:“不化太多,不然腦筋會轉不過來,創作力會停止。”
 
隨心所欲的發揮
每個彩�師的創作都會隨著不同的階段而有所轉變,經驗累積到一個成熟度,不同的想法自然會融匯貫通,靈感也會主動頻頻叩門。“現在累積的經驗已足以讓我隨心所欲地發揮,每次出席發表會前我都不會預設主題,因為彩�是活的東西,我不喜歡受局限,沒有事先設定主題,那就是說不到最後一分鐘也不知道要怎麼化。我的習慣是會先考量現場主題、彩�品的材料和質地,然後依據對方的氣質輪廓來即場隨性發揮。”
美感與色彩觀感的重要
把不同的色彩堆積在一張素臉上,而且還要顯現出協調美感並不是件易事,功力不足者難以駕馭。“其實我很敢畫,用色也很大膽。彩�師一定要有美感和色彩觀感這兩項特質,因為這兩項特質迭合一起所呈現出來的效果是最美的。”很愛“亂畫”的古小偉把彩�視為樂趣無窮的遊戲,無論是紅的綠的藍的橘的或是完全不搭調的色彩,一旦落入他手上,他就可以憑借著藝術家的審美感來為衝突性的色彩組合重整回完美的構圖。“說亂畫其實也不是真的胡亂畫一通,要講求亂中有序。我在挑顏色搭配時很靠直覺,兩種顏色排列在一起,一眼看去美就美,不美就是不美,很直接的。”
 

用色除了靠直覺外,古小偉也很留意大自然的配色,綠茵的樹葉、櫻紅的花朵、古褐的樹幹都是他的參考指標。“大自然的配色是最美妙最讓人讚歎的,只要平時多加觀察,對於色彩的組合運用會有很大的提升。”
自然派煙薰妝
陰魂不散般佔據流行界多年的煙燻妝,古小偉也提出了他個人的看法:“亞洲女性不見得每個都適合畫煙薰妝,有人畫了會很豔,有的則反而讓雙眼看來更圓渾晶亮。”如果你是不太適合畫煙薰妝可是卻又戒不掉的狂熱分子,古小偉倒是建議選擇以咖啡金作為自然派煙薰妝的主題色。“我覺得亞洲女性用藍色綠色畫煙薰妝會很奇怪,太高調也太豔麗了。”
選擇適合自己的
彩�自“流行”二字誕生后,就開始不眠不休的尾隨在後追趕著。在彩�世界裡,一年中總要以煞有其事的態度置一道柏林牆,分出兩季的流行色係不可。於是流行在前方不停的更迭、女人在后則不停的追逐。

古小偉認為女性應該“選擇適合自己的”而非盲目追逐流行。“我時常對她們說,只要挑選到對的顏色,即使是清淡的彩�也足以讓你亮眼起來。亞洲女性普遍的缺點是眼神不夠,所以必須強調這個部位。不一定要大濃妝,善用眼睫膏塗刷就已經很足夠,眼睛會即時亮起來。還有,粉底也很重要,如果底妝打得不好,所上的眼影腮紅唇膏都是白費的。”
說起底妝,近年來亞洲女性已逐漸擺脫“塗白漆”的舊時觀念,在選擇粉底時也以自然為取向,傾向於營造自然幹淨的妝感。“我建議女性在上自然妝時可以在T字位局部打亮,加強輪廓的立體感和提升整體彩�的明亮度。”

NOTE:
當初設定專訪問題時,我已打算當成人物專訪來處理,畢竟我們常看到的,只是“在電視上教觀眾彩�技巧的古小偉老師”。一個擁有13年彩�經驗的彩�師,實在有太多內容可供挖掘了。人物專訪就是有個好處,那就是可以堂而皇之地將受訪者放在顯微鏡下……幹什麼?好好的認識一番而已啦~
 
 


古小伟 创意色彩如此自由
 

专访:黄燕玲(馬來西亞)

摄影:董昆明(馬來西亞)

从一名在幕后默默耕耘的“彩妆师”,到《女人我最大》爆红的“彩妆老师”,古小伟坦言当初确实经历过适应不良的过度期。“刚开始最大的不适应是上节目,因为从幕后转到幕前,有很多东西都是新尝试,比如教导彩妆技巧的方法。那时还严重到身体出现一些症状,心情变得有点躁郁。不过,这一年来总算调适过来了。现在走在路上很多人认出我,我都会抱着做回我自己的心态来对待。以前是怎样的古小伟现在就还是怎样的古小伟,没有差别。”

随著知名度急速攀升,周遭雪片般的邀约应酬其实并没有影响到古小伟的工作时间。我问他说:“有了知名度后,很多和工作无关的邀约都会找上门来,这会影响到你专注在彩妆工作的时间吗?”“其实我的邀约几乎都是彩妆活动、出书,都是属于经营自己的工作。我觉得既然在媒体前曝光了,那么我就要把自己最能表现的一面交给大家。”古小伟直言自己是典型完美主义的天枰座,在工作上处处要求满分,只要有一点没做好就会很不自在。所以,即使面对排山倒海式的工作量非但不喊累,反而还乐在其中呢!

拒绝匠气品

彩妆师好比画家,差别仅在于作画的物件,前者是女性的素颜后者则是素纸布皮。可画家却不等同画匠,画家每一件创作品都充盈着生命与独特的美感,而画匠的出产品则是平凡与空洞的复制物。“彩妆是一门艺术,必须要有沉淀自我的空间,那才能让创作品充满感觉,那是最美也是我想要的。”

曾经试过为《古小伟电眼彩妆书》的彩妆示范图摄影时,古小伟在一天内创下连化18个妆的纪录。“那时候的我已经累到没有想法了,所以后面化出来的妆都很不满意,结果没用。”为了不让自己的作品流于“匠气”,所以现在他每一天都会进行“品质管控”,如他所说的:“不化太多,不然脑筋会转不过来,创作力会停止。”

随心所欲的发挥

每个彩妆师的创作都会随着不同的阶段而有所转变,经验累积到一个成熟度,不同的想法自然会融汇贯通,灵感也会主动频频叩门。“现在累积的经验已足以让我随心所欲地发挥,每次出席发表会前我都不会预设主题,因为彩妆是活的东西,我不喜欢受局限,没有事先设定主题,那就是说不到最后一分钟也不知道要怎么化。我的习惯是会先考量现场主题、彩妆品的材料和质地,然后依据对方的气质轮廓来即场随性发挥。”

美感与色彩观感的重要

把不同的色彩堆积在一张素脸上,而且还要显现出协调美感并不是件易事,功力不足者难以驾驭。“其实我很敢画,用色也很大胆。彩妆师一定要有美感和色彩观感这两项特质,因为这两项特质迭合一起所呈现出来的效果是最美的。”很爱“乱画”的古小伟把彩妆视为乐趣无穷的游戏,无论是红的绿的蓝的橘的或是完全不搭调的色彩,一旦落入他手上,他就可以凭借着艺术家的审美感来为冲突性的色彩组合重整回完美的构图。“说乱画其实也不是真的胡乱画一通,要讲求乱中有序。我在挑颜色搭配时很靠直觉,两种颜色排列在一起,一眼看去美就美,不美就是不美,很直接的。”

用色除了靠直觉外,古小伟也很留意大自然的配色,绿茵的树叶、樱红的花朵、古褐的树干都是他的参考指标。“大自然的配色是最美妙最让人赞叹的,只要平时多加观察,对于色彩的组合运用会有很大的提升。”

自然派烟薰妆

阴魂不散般占据流行界多年的烟熏妆,古小伟也提出了他个人的看法:“亚洲女性不见得每个都适合画烟薰妆,有人画了会很艳,有的则反而让双眼看来更圆浑晶亮。”如果你是不太适合画烟薰妆可是却又戒不掉的狂热分子,古小伟倒是建议选择以咖啡金作为自然派烟薰妆的主题色。“我觉得亚洲女性用蓝色绿色画烟薰妆会很奇怪,太高调也太艳丽了。”

选择适合自己的

彩妆自“流行”二字诞生后,就开始不眠不休的尾随在后追赶着。在彩妆世界里,一年中总要以煞有其事的态度置一道柏林墙,分出两季的流行色系不可。于是流行在前方不停的更迭、女人在后则不停的追逐。

古小伟认为女性应该“选择适合自己的”而非盲目追逐流行。“我时常对她们说,只要挑选到对的颜色,即使是清淡的彩妆也足以让你亮眼起来。亚洲女性普遍的缺点是眼神不够,所以必须强调这个部位。不一定要大浓妆,善用眼睫膏涂刷就已经很足够,眼睛会即时亮起来。还有,粉底也很重要,如果底妆打得不好,所上的眼影腮红唇膏都是白费的。”

说起底妆,近年来亚洲女性已逐渐摆脱“涂白漆”的旧时观念,在选择粉底时也以自然为取向,倾向于营造自然干净的妆感。“我建议女性在上自然妆时可以在T字位局部打亮,加强轮廓的立体感和提升整体彩妆的明亮度。”

NOTE:

当初设定专访问题时,我已打算当成人物专访来处理,毕竟我们常看到的,只是“在电视上教观众彩妆技巧的古小伟老师”。一个拥有13年彩妆经验的彩妆师,实在有太多内容可供挖掘了。人物专访就是有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堂而皇之地将受访者放在显微镜下……干什么?好好的认识一番而已啦~

上一則:古小偉電眼彩妝書內地出版囉! 下一則:秘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