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布穀鳥之巢】分集劇情31~60集+線上收看

➹韓劇【布穀鳥之巢】分集劇情31~60集+線上收看  

★ 劇情描述

為了守護人生與孩子而奮鬥的不孕女子白妍希(張瑞希飾演)和懷著復仇心成為害死哥哥的女人的代理孕母李華瑛(李彩英飾演)之間的糾葛復仇劇。

 

★ 分集劇情介紹

[第31集]
  和映十分強勢的來到鄭家,她不接受鄭母的錢款,妍熙歸來與和映碰個正著。鄭母希望妍熙能繼續忍耐,妍熙想通過忍讓來使老公回心轉意。和映讓秋子將錢款交出來,和映不同意移民的事。
   鄭母再一次給和映錢望其離開,但被和映當場撕碎。鄭母怒責和映被小植聽到,小植向真淑說明了他們的關係。真淑無法接受小植是和映舅舅的事實,真淑選擇和小植分手。
 
[第32集]
  真淑心情鬱悶和小植一起喝酒,喝醉了酒的真淑睡在了餐廳,小植幾度想親吻真淑都沒有成功。和映勸妍熙離開秉國,和映承諾會給秉國生很多孩子,妍熙聽聞秉國說深愛和映心裡十分難受。
   小植未按時上班真淑感到很不適應,孔希似乎發現了真淑和小植的關係。俊希告訴白哲秉國出軌的事,但秉國卻說一切只是誤會。和映致電找秉國,妍熙接電話怒罵小三。
 
[第33集]
  妍熙回憶起和秉國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十分心痛,她無法接受丈夫的改變。真淑前來裴家找小植,不料竟看到小植的囧樣。白哲找女婿單獨談話,白哲希望女婿能整理好自己的感情。秉國收到了妍熙和成彬親密的照片,秉國氣勢洶洶的前來咖啡廳責怪妍熙。
   白哲和和映談生意的事,和映勸白哲同意女兒離婚。妍熙和秉國在家大吵,鄭母前去勸架得知了吵架的原由。
 
[第34集]
  秋子阻止和映夜晚外出,秋子不希望女兒再當第三者,和映怒責秋子給了自己不好的生活。索拉前來秋子工作的地方給秋子送飯,索拉在咖啡廳與妍熙相遇,妍熙想起她和東賢的孩子不禁落淚。
     妍熙前來靈堂看望東賢,成彬也趕到了靈堂,成彬勸妍熙和秉國離婚。妍熙身體不適險些暈倒,成彬順手攙扶,誰知這一幕剛好被秉國看到,秉國怒罵了妍熙並和成彬動起了手。
 
[第35集]
  小植因和映的事被迫和真淑分手,小植為此感到十分不甘心,他責怪侄女所做的一切。秉國離婚的態度十分堅決,妍熙為了孩子不願離婚,秉國因此和妍熙發生了爭執。鄭母開始插手公司的事,她想用這樣的手段迫使秉國回心轉意。
   和映的氣焰越來越囂張,她不害怕妍熙更不害怕鄭母。白母前來找鄭母談話,誰知鄭母卻惡語相加,白母回家後竟暈倒眾人都很擔心。
 
[第36集]
  真淑因為和小植分手的事生起了病,小植也難放棄真淑。索拉向秋子訴說自己的心酸,和映處處為難索拉。白哲正式和美國的簡慕斯公司接洽,成彬也是這個項目的一員。和映前來學校接振宇放學,對於此事妍熙十分傷心。
     妍熙怒罵和映不應接振宇放學,誰知和映竟動手抽了妍熙,秉國看到此景連忙責怪妍熙。索拉騎自行車載著振宇,不料兩人摔倒後受傷。
 
[第37集]
  索拉和振宇同時受傷,和映並沒有關心索拉而是極力保護振宇。因為振宇受傷的事鄭母責怪妍熙,妍熙為自己辯解反被婆婆和老公嫌棄。秋子得知了妍熙是東賢前女友的事,秋子一時難以接受。
     和映在美國的朋友羅伯特前來和映家做客,尚順顯擺自己的英文還不斷的給羅伯特喝米酒。秋子希望和映不要報仇,而和映態度很堅決。和映前來鄭家看望振宇,妍熙得知和映是東賢的妹妹。
 
[第38集]
  妍熙得知和映是東賢的妹妹十分驚訝,和映指責妍熙沒有愧疚之心,妍熙悲傷過度竟暈倒在河邊。路人將妍熙送至醫院並通知了家屬,白母得知女兒的狀況十分傷心。妍熙拔掉吊針前去找東賢,成彬看到痛哭流涕的妍熙十分心疼。
 
  白哲欲讓女兒離婚,但妍熙想給振宇一個完整的家。鄭母就代孕母的事情向妍熙道歉,妍熙表示原諒。秉國欲和和映撇清關係,但和映似乎給自己留了一手。。
 
[第39集]
  妍熙得知和映是代孕母的事,秉國希望妍熙原諒他。妍熙來到店裡見到和映的媽媽,和映媽媽想起了東賢很傷心,妍熙給和映媽媽拿了果汁,看見和映媽媽哭了。
  和映給振宇買了禮物,妍熙說不要再來了。和映表示振宇是她生的,見他是理所當然。妍熙說東賢的事她也很傷心,但是也愛過東賢。秉國來了,和映說趁此機會說出真相,妍熙求和映不要說。
 
[第40集]
  秉國在床上想來想去還是想不通,妍熙會不會做那樣的事,卻聽見妍熙說夢話叫東賢。秉國讓別人查妍熙十年前的事。
  秉國資料看著調查資料發現了東賢兩個字,還有錄音。秉國坐在車裡想這一切,又傷心又生氣。回到家裡,妍熙帶著振宇出去了。妍熙回來了回到房間,秉國說妍熙是有生以來的第一個愛的女人,秉國扇了妍熙一巴掌,問東賢是誰,不能對秉國說,因為是妍熙愛的人嗎。
 
[第41集]
         妍熙往事被揭開,妍熙解釋以為秉國可以原諒,有哪個男人會接受一個女人骯髒的過去。秉國把妍熙推了一下,妍熙的手碰到玻璃流血了。鄭母進來了,秉國說妍熙結婚前和被的男人同居過,鄭母很激動,讓妍熙出去從她眼前消失。
  秉國找妍熙出來,問她結婚之前知道她的事是什麼意思。妍熙說結婚前給秉國信,秉國說只是接到妍熙要和他結婚的信,妍熙也很疑惑。原來是妍熙爸爸換了那封信。白會長對秉國說那封信是他寫的,妍熙把過去的事寫了下來,他把信的內容改了。
 
[第42集]
  秉國提出離婚,妍熙還是愛過秉國的,秉國說騙過他才是妍熙真正的面目,妍熙讓他原諒自己一次。和映來了,秉國讓和映出去,妍熙走了。秉國要追和映攔住他,秉國先讓和映去餐廳。
  和映來找妍熙,妍熙說和映不愛秉國,放過他吧。和映說愛秉國,所以想搶妍熙的位子。和映和白會長見面,白會長問故意接近他的嗎,什麼都知道了。
 
[第43集]
  白會長和和映見面,打了和映一巴掌,說和映就是要把公司搞垮,還用公司股票當抵押。和映說可沒逼迫白會長簽約,是白會長自願的,和映只是介紹。
  秉國不讓妍熙把振宇帶走,妍熙把離婚申請書撕了,說不會放棄振宇的,秉國說振宇是他家的血脈,妍熙說沒有振宇絕對不走。
 
[第44集]
  白會長接到銀行的電話,要白會長還帳,妍熙來了,白會長說會讓律師準備資料離婚的。妍熙讓秉國幫幫白會長,秉國說白會長的公司會幫的,但是要妍熙離婚和放棄振宇。
  妍熙最終還是簽了離婚協議書籤,但是要求一個星期見振宇一次。
 
[第45集]
     和映接到電話知道白會長的股份要被拍賣了。秉國希望媽媽幫助白會長,鄭母不同意,做生意的人都知道白會長和他們是親家,鄭母說就只有這一次,不要輕易離婚,為了振宇也要忍。
  秉國說決定要幫助白會長了,和映很生氣。鄭母回到公司讓秉國馬上停止打錢,打電話讓妍熙馬上回家。妍熙回來了,鄭母罵妍熙有別人孩子還嫁給秉國,讓傭人收拾妍熙的東西,不要讓妍熙再回來,把門鎖也換了。
 
[第46集]
  妍熙來公司找秉國,卻見到和映。和映指出妍熙已經簽了離婚協議書,她馬上就會成為振宇的媽媽,到時候結婚也要來參加。振宇叫著媽媽一直哭,鄭母說什麼都不聽。
  秉國來找姑姑,問妍熙媽媽沒有和妍熙聯繫嗎,是和媽媽一起做的嗎。姑姑問怎麼回事早上還好好的,秉國不知道該怎麼做,覺得傷心自責。白會長喝酒,妍熙說現在怎麼能喝酒,白會長表示都怪他。
 
[第47集]
  妍熙媽媽問和映為什麼要這樣,和映說東賢不會不認識吧,她就是東賢的妹妹。妍熙媽媽暈倒在地上,來人把妍熙媽媽送到醫院,妍熙和家人趕到醫院,正在做手術,要觀察一下,才知道結果,不過要做好心理準備。
 
  振宇又叫著媽媽,秉國回到家裡,傭人說振宇哭了半天才睡。和映來參加股東大會,白會長被革職了。
 
[第48集]
  秉國前來醫院看望岳母,妍熙不接受秉國的施捨。妍熙希望秉國能讓自己見兒子,秉國答應考慮一下。真淑喝醉酒後被小植送回,鄭母對真淑的行為表示不滿。秉國欲帶著振宇去醫院看望岳母,誰知和映突然帶著行李來到鄭家。
  和映讓振宇給妍熙打電話,妍熙聽聞兒子的聲音痛哭流涕。尚順欲帶著行李住進秋子家,秋子雖不願意但是看著孤單的尚順又不好拒絕。
 
[第49集]
     妍熙夢見振宇不認自己只粘著和映,妍熙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助。妍熙前來幼兒園看振宇,誰知鄭母百般阻撓她們母子見面。前任男友追問和映孩子的去向,和映告訴前任孩子已經死了。鄭母看見和映和陌生男子交談,但和映只說那是哥哥的朋友。
  和映取代了白哲的職務,雖然和映這樣的做法讓俊希很生氣,但俊希仍堅持留在公司。
 
[第50集]
  前男友找上門威脅和映,他希望和映能給自己找份工作。和映當年挺著大肚子和男友分手,男友意外將腿部燙傷。鄭母與秋子在餐廳相遇,孔希挑明了真淑和小植的戀情。鄭母要求真淑和小植分手,小植與真淑堅持不分手。
  妍熙找不到工作只能在餐廳洗盤子,妍熙的同學幫妍熙找了份工作。振宇不喜歡和映戴妍熙的發卡,和映斥責振宇被鄭母發現。
 
[第51集]
  鄭母拿出照片讓兒子相親,秉國對此很頭疼。真淑將振宇帶到餐廳與妍熙見面,見到兒子的妍熙痛哭流涕。真淑謊稱讓振宇和小植見面,和映趕到餐廳看到妍熙後責問真淑。和映欲帶走振宇,妍熙和真淑同時反擊和映。
  妍熙帶著振宇前來看望母親,和映致電告訴鄭母,振宇被妍熙帶走。鄭母前來醫院阻止振宇見外婆,語言勸說無效時鄭母讓司機強行將振宇帶走。
 
[第52集]
  鄭母讓真淑和小植分開,真淑致電找小植,誰知小植的電話竟掉進了碗裡。和映自稱是振宇的媽媽,振宇反駁和映並哭鬧著要找妍熙。真淑醉酒後住進了小植家,小植與真淑欲接吻被秋子發現。
  妍熙夢見白母甦醒了,但嘴邊一直叫著和映的名字,當妍熙趕到醫院時白母已經離世。秉國前來祭拜岳母,妍熙怒責秉國。妍熙看到和映送來的花瞬間崩潰,秉國前去責怪和映。
 
[第53集]
  白母去世後振宇就和妍熙住在了一起,有了孩子的陪伴妍熙增添了許多樂趣。鄭母前來妍熙家接孫子,白哲與妍熙都不願將孩子送回去。妍熙帶著振宇來找俊希,俊希希望姐姐能將孩子送回婆家養。
  秉國與妍熙爭起了孩子的撫養權,為了讓孩子更好的生活妍熙同意將孩子送到婆家養。妍熙和振宇一起數天上的星星,振宇對妍熙十分依賴,振宇不願跟鄭母回去。
 
[第54集]
  妍熙公司的律師熱情的給妍熙打招呼卻遭冷眼,男子去買東西硬幣頻滾向妍熙,妍熙對其產生了誤會。白哲在家裡發現了和映的照片,他本想掩飾卻被妍熙發現。得知母親暈倒和和映有關,妍熙將消息告訴了白哲。
  和映勸舅舅和真淑分手,小植堅持和真淑在一起。振宇畫了妍熙的頭像,和映將其畫作撕掉,秉國得知詳情十分生氣。振宇為了找媽媽跑了出去,妍熙與秉國都很著急。
 
[第55集]
  妍熙前來警局接振宇,鄭母看到妍熙和振宇在一起十分氣憤,她當眾抽妍熙耳光。振宇離家出走的事傷到了妍熙,妍熙欲告秉國通姦罪,秉國聽聞後十分怯懦。
  和映的前男友找到和映追問孩子的去向,和映警告前男友不要糾纏,成彬敲門看到了兩人略感驚訝。律師李明勳與妍熙在警局偶遇,他想幫妍熙打官司,明勳熱情的行為讓妍熙很不自然。
 
[第56集]
  秉國在街頭遇見了岳父,他幫岳父付了酒錢並將其送回家。明勳犀利的話語傷了妍熙的自尊,但他想讓妍熙迅速走出悲痛。妍熙與明勳在街頭互相拉扯,秉國見之起了醋意揚言要告妍熙通姦罪。
  小植和真淑的感情越來越好,真淑希望基燮能好好對孔希。秋子工作時偶遇妍熙,她心裡十分複雜不願與其一起工作。看到振宇畫妍熙的圖像和映怒責了孩子,振宇恐懼的尿了褲子。
 
[第57集]
  振宇告訴妍熙是和映將自己推到,得知和映傷了孩子,鄭母也十分氣憤。秋子前來公司看望和映,和映給母親錢讓其迅速離開,秋子怒責和映不懂珍惜親情。和映告訴振宇是自己生下了他,振宇追問妍熙真相令妍熙十分震驚。
  白哲不服氣前來以前的公司鬧事,和映惡言凌辱白哲被她前男友看到。妍熙將振宇接去與自己同住,振宇和妍熙在一起十分開心。
 
[第58集]
  明勳將醉酒的白哲背回家,妍熙十分感激明勳能幫忙。小植欲送給真淑禮物真淑十分期待,誰知小植竟用小黃花給真淑做了個戒指,真淑希望小植能送大鑽戒給自己。和映的前男友崔尚斗在路邊糾纏和映,小植與真淑看到和映與其拉拉扯扯。
  和映希望秉國能將振宇接回家,秉國並沒有同意。白哲外出帶著振宇,和映將白哲推倒並強行將振宇帶走。
 
[第59集]
  明勳將醉酒的白哲背回家,妍熙十分感激明勳能幫忙。小植欲送給真淑禮物真淑十分期待,誰知小植竟用小黃花給真淑做了個戒指,真淑希望小植能送大鑽戒給自己。
     和映的前男友崔尚斗在路邊糾纏和映,小植與真淑看到和映與其拉拉扯扯。和映希望秉國能將振宇接回家,秉國並沒有同意。白哲外出帶著振宇,和映將白哲推倒並強行將振宇帶走。
 
[第60集]
  和映帶離婚協議書讓妍熙簽字,明勳則讓秉國自己來拒絕了和映。真淑向小植道歉,兩個人和好如初。妍熙主動來找秉國離婚,希望秉國可以將振宇的撫養權給自己。
     白哲向李明勳保證自己會戒酒,會重新做人但在家裡沒有人的時候服藥企圖自殺,妍熙到家中查看,緊急將白哲送往醫院。

[第61集]

  白哲會長經過搶救甦醒了過來,父女倆抱在一起痛哭了起來。經過確診,振宇以為見不到媽媽患上了夢遊症,並且住了院。振宇哭鬧要見媽媽,秉國給妍熙打電話,正好妍熙從醫院的電梯下來,見到振宇並向秉國詢問病情,秉國沒有說實話。妍熙向秉國表明自己會通過訴訟奪回振宇的撫養權,秉國見妍熙和明勳在一起很生氣。

    回到病房,妍熙讓振宇等她365天,她就會接振宇回家,振宇哭著被和映拽走。妍熙在公司裡見到索拉並請她吃冰淇淋,秋子聽到後十分生氣打了索拉一個耳光,索拉心裡十分委屈。

 

[第62集]

  一大早秉國就收到了法院的訴狀,秉國約妍熙見面詢問訴狀的事情,妍熙表明自己只想要振宇。鄭母找到妍熙的公司,直接打了妍熙兩個耳光,說絕不會讓妍熙撫養振宇。明勳讓妍熙下定決心,一定要奪回振宇的撫養權。

  和映將振宇帶到公司玩耍,就在和映接受採訪的時候,振宇被崔尚斗撞見,看見崔尚斗與振宇交流,和映十分心慌,並說自己為崔尚斗生的孩子已經死了,崔尚斗不相信並警告和映看好自己的孩子。

 

[第63集]

  秉國和鄭母在公司接見律師,詢問振宇撫養權被奪走的概率是多少,律師讓家裡人不要說出振宇有夢遊症的事實。回到家後,鄭母上樓找振宇時卻發現振宇抱著媽媽的衣服在睡覺,保姆也為振宇傷心,但還是被鄭母用錢封口。

  妍熙在公司內部點子公募戰中獲得了第一名,明勳為了慶祝請妍熙吃飯。開庭當日家裡人都來了,妍熙說只要將振宇的撫養權給她就會放棄訴訟,鄭母說不必如此,讓妍熙等著瞧。

 

[第64集]

  出庭後,和映向妍熙說振宇跟著她不會幸福,讓妍熙早點放棄,妍熙則說你搶走的一切我會全部奪回來,而且讓我變得這麼狠毒也十分的謝謝你,和映氣憤不已。

  和映向舅舅詢問明勳的為人,舅舅說明勳十分聰明,是個好人,和映心慌不已。為了緩解妍熙的心情,明勳的妍熙一起去江邊騎車,坐在江邊時,妍熙見到了索拉,並和索拉一起吃了披薩和漢堡。明勳向妍熙送了花,妍熙為了在訴訟中保持清白,把花還給了明勳。

 

[第65集]

  妍熙約明勳見面,把花還給了明勳,說這樣讓自己很有負擔,明勳說自己是開玩笑的,妍熙生氣地走了出去,明勳追出去時,正好來了一輛汽車,明勳擋在妍熙身前被水濺到。

  和映見振宇想媽媽,十分生氣,把振宇懷裡妍熙的衣服剪掉,並告訴振宇自己才是媽媽,讓振宇以後不許叫自己阿姨,振宇被和映嚇得又尿了出來。去了法院,庭長問振宇是否想媽媽,振宇因和映站在門口十分害怕,一直搖頭不說話,見到妍熙也不敢去抱。

  和映因為害怕去孤兒院找了自己以前為崔尚斗生的孩子,但孤兒院則說因為火災部分名單已經被燒燬,但確定沒有被海外人士領養,和映心慌不已。

 

[第66集]

  鄭母因為家庭調查讓和映先搬出去住,和映表示自己會先搬到自己媽媽那裡,並告訴鄭母自己不會像妍熙一樣乖乖被趕走,讓鄭母不要白費力氣。

  法院進行家庭調查時,振宇說如果叫妍熙媽媽就會挨打。秋子因為氣憤不已,去會長家進行理論,兩家人因為對彼此都有意見便打了起來,打架的場景被振宇看到了。

 

[第67集]

  振宇給姑母說自己想妍熙,給妍熙打電話時說自己叫媽媽如果被奶奶和阿姨聽到就會受到責罰。妍熙給秉國打電話,說讓她馬上見到振宇,秉國卻說讓妍熙到受法律保護見面的日子再見振宇。

  和映見索拉晚上不睡覺,一直發短信,就問她是不是有了男朋友正好這時妍熙打過來了電話,和映接起了電話聽到妍熙的聲音,生氣地問索拉是不是妍熙的間諜,還說我們的媽媽不是你的媽媽,索拉聽到後跑了出去,全家人都出去找,最後妍熙讓索拉在自己家住了下來。

  早上索拉回家,秋子邊哭邊打索拉,說自己要不是索拉早就去死了,最後秋子和索拉抱著哭了起來。

 

[第68集]

  明勳向成彬詢問和映的近況,成彬說和映弄了匿名賬戶,積攢秘密資金,俊希讓成彬小心不要出問題,成彬表示自己會成為會長的力量。

  明勳向妍熙說明需要能為和映和秉國關係作證的人,妍熙想到了在家裡工作的大嬸。真淑向教授訴說自己可能要和燦植分手了,燦植也和李經理喝起酒來,回家的路上四人遇見了,燦植和教授打了起來。

 

[第69集]

  振宇回到妍熙家,聽到媽媽說很想自己,振宇十分高興。晚上睡覺後,振宇又夢遊要出去找媽媽。振宇哭著說自己不想回家想和媽媽在一起,妍熙對振宇說再睡十四晚自己就回來接振宇,振宇哭著和妍熙約定,妍熙也含淚走了。

  妍熙和大嬸在外面見了面,向大嬸表明想讓大嬸做自己這邊的證人,大嬸因為害怕鄭母,害怕丟工作拒絕了妍熙。

  真淑和燦植溝通,兩個人和好如初擁抱在一起。妍熙給大嬸打電話希望可以幫助自己,明勳也承諾會給大嬸找工作,但通話內容被和映聽到了。和映給振宇說自己是媽媽,振宇說和映是撒謊精,說自己要和妍熙生活,和映聽了很生氣打了振宇,被秉國和鄭母看到。

 

[第70集]

  秉國發現和映打罵振宇十分生氣,但和映卻稱自己是在教育兒子。索拉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小植無法回答索拉的問題,真淑聽到兩人的談話非常感動。

  保姆並沒有出庭幫妍熙作證,和映對妍希的態度很囂張,妍熙在孩子撫養權的事情上變得被動。真淑發現振宇有異常,她將和映之前打罵振宇的事告訴了鄭母,鄭母雖然也很難過,但介於和映在幫忙爭撫養權也不好再言語。


[第71集]

  孔希難以摘下戒指,情急之下她用唾沫潤滑,不料竟發現戒指是假的。成彬找尚斗談話,他從尚斗哪兒得知和映曾生過孩子,尚斗也得知了和映與妍熙的關係。孔希拿著戒指給真淑看,真淑知道後一邊安慰孔希一邊與小植生氣。

  索拉來餐廳吃飯與和映偶遇,和映犀利的話語再一次傷了索拉的自尊。妍熙與明勳幫俊希慶功,明勳在街邊與妍熙說話,秉國見之暗生醋意。

 

[第72集]

  秉國邀妍熙出來談話情急之下詆毀了妍熙,妍熙將秉國婚前婚後的罪行一一列出,秉國聽聞覺得自己理虧。真淑致電姜燮希望其給孔希道歉,小植突然出現親吻了真淑,真淑發現口中有一枚鑽戒

  真淑將和映打罵振宇的事告訴了秉國,秉國怒責和映惡毒,但和映卻稱這些都是為了爭撫養權。和映將私事擺在派對上說讓妍熙難堪,妍熙有力的反擊了和映讓其在眾人面前丟人。

 

[第73集]

  秋子帶著索拉外出讓其散心,小植在眾人面前宣佈要與真淑結婚。秉國希望與妍熙和解,妍熙將資料摔在秉國臉上表示堅決反對。小植指著一個方向邀請真淑同去,真淑以為小植要去酒店,誰知小植指的是酒店傍邊算命的地方。

  真淑將振宇夢遊的事情告訴了妍熙,妍熙責怪秉國沒有照顧好孩子。振宇夜裡獨自外出,妍熙冒雨尋找兒子與其緊緊相擁,秉國看到母子這樣也不再阻攔。

 

[第74集]

  尚斗突然被公司解雇,他追問和映原因卻遭拒絕,尚斗堅持找尋自己的孩子。保姆終於出庭當妍熙的證人,她將事實一一說給了法官。法官將孩子的撫養權判給了妍熙,誰知和映竟私自帶走了振宇。和映將振宇藏在娘家,不料秋子卻將這一事告訴了妍熙。

  妍熙前來接振宇回家,和映一再強調振宇是自己的孩子。秉國得知和映是東賢的妹妹十分震驚,他開始懷疑和映的動機。

 

[第75集]

  尚斗前來公司找秉國,他將和映過去的事情都告訴了秉國。秉國回憶起與和映認識的一幕幕,他懷疑和映有目的的接近自己。鄭母與真淑在門外聽到了秉國的談話,她們得知和映的事表示很震驚。

  真淑向小植提出了分手,她懷疑小植接近自己也是為了報復秉國。和映不願就這樣被孤立,她穿的很性感準備勾引秉國,誰知秉國竟怒抽了和映,鄭母也將和映趕出了家門。

 

[第76集]

  和映想嫁給秉國並搶回振宇,她勸舅舅盡快與真淑分手,舅舅對和映的做法十分不滿。簡慕斯在國內被抓,和映頓時亂了陣腳,妍熙前來監獄看望簡慕斯。小植向真淑解釋東賢的事,他告訴真淑戀愛與報復無關。

  妍熙在工作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領導邀請她為迷你咖啡機代言。鄭母想讓妍熙與秉國復婚,真淑立即否定鄭母的想法。妍熙與明勳一起為振宇慶生,秉國見之心生醋意。

 

[第77集]

  鄭家重新換了阿姨,真淑希望鄭母能將之前的阿姨找回來。真淑吃飯的時候竟犯起了噁心,她懷疑自己懷孕了。看到明勳與振宇在一起吃飯秉國心裡很難受,他心中泛起醋意卻無能為力。秉國醉酒後巧遇明勳,他怒打明勳以表心中不滿,誰知明勳竟將秉國送回了妍熙家。

  白哲念在振宇的份上並沒有和秉國計較,鄭母得知秉國留宿在妍熙家十分開心。

 

[第78集]

  和映承認與尚斗生的孩子仍活著,尚斗答應去監獄替和映傳達消息。簡慕斯得知了尚斗與和映的關係,尚斗也發現和映與簡慕斯的關係不一般。鄭母約妍熙見面,她希望妍熙能與秉國復婚,想起這些年受的折磨妍熙十分厭惡鄭母。

  成彬與俊希一起看電影,成彬也承認了與俊希約會的事實。和映前來鄭家下跪求鄭母原諒,鄭母謊稱妍熙欲與秉國復婚。

 

[第79集]

  秉國十分想念孩子,他請求見孩子卻被妍熙拒絕。振宇向妍熙表明了自己的思父之情,妍熙心軟決定讓振宇見前夫。和映看到妍熙與秉國帶著振宇玩耍十分生氣,她以為兩人已經復婚。和映一直堅持相信振宇是自己所生,所以她想用代孕母的身份通過訴訟找回振宇。

  真淑懷了小植的孩子,她不願將這一切說出只能獨自承擔痛苦。妍熙發現自己被和映起訴很生氣,她指責了秉國。

 

[第80集]

  妍熙獨自找和映算賬,憤怒的她向和映潑了一杯水。聽聞妍熙說起簡慕斯,和映略顯不安。明勳四處找尋妍熙,看到狼狽的妍熙,明勳十分心疼。明勳強牽著妍熙去買衣服,這個畫面恰好被秋子看到。

  和映在媒體面前公開承認了代孕母的事,她強調自己一定會將孩子找回來。明勳想幫妍熙打官司卻被其拒絕,妍熙不想再麻煩明勳。尚斗前來找和映,他不再相信和映會找回孩子。

 

[第81集]

  相烈又來秋子家找尚順,誰知相烈的妻子竟找上了門,相烈的妻子以為秋子是小三。尚斗找妍熙談話,他將和映談論簡慕斯的錄音交給了妍熙,尚斗也坦言和映曾和自己有過孩子。

  妍熙帶著錄音前來監獄找簡慕斯,但簡慕斯堅持不說出和映的事。小植與秋子都知道了和映在媒體上發表輿論的事,秋子希望和映別再爭撫養權,不料和映竟說出曾經換掉卵子的事。

 

[第82集]

  妍熙代表公司講課,秋子與白哲在大廳偶遇,秋子責怪白哲殺死了東賢。真淑無法承認孩子是小植的,她只能謊稱孩子非小植親生,誰知小植竟來找姜燮算賬。秉國帶振宇回家被記者圍堵,秉國發飆斥責記者不顧及孩子的感受。

  和映突然闖進了鄭家想見振宇,鄭母將和映趕了出去。真淑稱肚子裡的孩子是姜燮的,小植與孔希均感到鬱悶。和映與妍熙法庭相見,眾媒體頗關注此事。

 

[第83集]

  和映拒絕承認當代孕母時收了鄭家的錢,鄭母憤怒之下當著記者的面打了和映。秉國前來找秋子,他希望秋子能勸阻和映,但秋子表示秉國沒有資格和自己談話。秋子將真淑推倒,真淑懷孕的事情暴露,鄭母與秋子都接受不了真淑已經懷孕。

  小植希望秋子能向真淑道歉,秋子卻說出了這些年照顧小植的辛酸。和映約妍熙喝酒,她說出了對妍熙的嫉妒也表示會繼續爭取撫養權。

 

[第84集]

  妍熙接受了記者的採訪,她將和映是李東賢妹妹的事告訴了記者。得知秉國見了秋子和映十分生氣,和映威脅秉國和自己結婚,否則得不到孩子的撫養權。真淑終於穿上了婚紗與小植結婚,新婚的兩人並沒有住在一起。

  秉國喝酒醉後來找妍熙,妍熙不希望再被前夫糾纏。妍熙無法忍受與明勳的緋聞,她不希望明勳對孩子太好。明勳不再接妍熙的電話,妍熙感到莫名的失落。

 

[第85集]

  明旭在辦公室過夜疑似發燒,妍熙前來照顧明勳卻在其身邊睡著,妍熙夢見振宇被和映搶走。鄭母前來餐廳找真淑,不料竟看到小植與真淑抱在一起,鄭母怒抽了小植。秋子從妍熙口中得知和映有個孩子,尚斗恰巧在公園與秋子偶遇。

  尚斗送尚順回家遇到了和映,秋子聽到了和映與尚斗的談話。和映曾經被尚斗強姦,秋子覺得自己沒有照顧好孩子。

 

[第86集]

  真淑被鄭母軟禁在家,小植前來鄭母家尊稱鄭母為嫂子。小植帶走了真淑,鄭母無法失去真淑卻不想接受小植。和映前來之前的醫院找尋陳醫生,他不希望陳醫生說出當年的事情。真淑住進了秋子家,秋子表面上不喜歡真淑暗地裡卻給孩子織毛衣

  振宇生日,秉國前來為振宇慶生,一家三口幸福的畫面恰巧被和映看到。和映與妍熙發生爭執欲動手打人,關鍵時刻明勳阻止了她。

 

[第87集]

  明勳在和映與秉國面前承認了對妍熙的愛意,秉國拒絕了硬貼上來的和映。明勳帶著妍熙逛街遊玩,妍熙也釋懷了與明勳的關係。小植偷偷溜進和映房間拿合同被秋子發現,秋子將這一切的責任都推在了真淑身上。

  妍熙前來找和映希望其能交出代孕合同,兩人爭吵間尚斗溜進和映辦公室拿走了合同。尚鬥將合同交給了妍熙,只希望妍熙能報復和映。

 

[第88集]

  真淑在小植家受了委屈,鄭母以為是小植動手打了真淑,鄭母希望真淑能回家住。明勳在法庭上與和映對峙,和映承認曾經拿了鄭母兩億,但和映曝出她在醫院換了卵子。和映向眾人告知,妹妹索拉是妍熙的女兒,妍熙一時難以接受。

  妍熙追問父親當年的情況,白哲坦言當年孩子生下來就已離世。妍熙前去秋子家欲弄清楚真相,當她看到索拉時情緒已失控。

 

[第89集]

  秉國掐著和映的脖子想要報復她,和映讓員工及時報警,秉國被警察拘留。妍熙前來找做代孕手術的醫生李明錫,誰知竟沒有聯繫到本人。尚鬥將秉國入獄的消息告訴了妍熙,妍熙前來警局看望秉國恰巧與和映相遇,和映欲以謀殺罪起訴秉國。

  鄭母希望真淑與小植回家住,小植也搬進了鄭家。鄭母前來秋子家找和映,她下跪向和映及其家人道歉望其放過秉國。

 

[第90集]

  上司在單位開妍熙與明勳的玩笑,妍熙負氣而走不想與明勳有糾葛。按照法律的判決振宇要去醫院與和映做親自鑒定,妍熙十分害怕失去振宇。姜燮心中難放下孔希,但他也不直接告訴孔希,姜燮在小植處打聽孔希的情況遭到鄙視。

  秉國在酒吧獨自買醉,和映希望他能娶了自己從而得到孩子的撫養權。秉國十分鬱悶回家痛哭,他責怪母親當初不應該請代孕母。

 

[第91集]

  尚斗追問秋子索拉的身世,秋子的話語與和映對不上這讓尚鬥起了疑心,尚斗懷疑索拉是自己的孩子。真淑端湯給鄭母喝卻險些被其推倒,看到媳婦受欺負小植與鄭母發生了爭執。

  和映前來找明錫追問換卵子的事,明錫很討厭這種被威脅的行為,明錫答應和映上庭作證。鄭母看到明錫給和映作證十分擔心,但明錫卻坦言當年自己根本沒有換卵子。

 

[第92集]

  明勳送妍熙回家,振宇希望明勳能去家裡坐坐卻被妍熙拒絕。和映突然出現欲搶走孩子,妍熙與和映拉扯才搶回了孩子。和映一直強調索拉是妍熙的孩子,妍熙對索拉的身世不確定,明勳勸妍熙不要被和映欺騙。

  小植在鄭家一直沒有地位,秉國冷嘲熱諷的針對小植,鄭母整天將小植當保姆一樣使喚,作為妻子的真淑感到不公平。

 

[第93集]

  索拉想找回自己的親生母親,秋子對索拉的想法表示痛心。明勳前來找索拉,他明著是關心索拉暗地裡拿走了索拉的頭髮去驗DNA。小植在鄭家端茶倒水做早飯十分疲憊,但鄭母卻覺得小植高攀了鄭家就應該如此。秉國查出簡慕斯與和映的關係,秉國將照片等證據都交給了妍熙,在明勳的幫助下妍熙整理了所有的資料。和映準備開股東大會,而妍熙卻拿著這些證據來開會。

 

[第94集]

  尚斗化驗了索拉的DAN,他發現原來索拉是自己的女兒。尚斗拿著化驗結果來找和映,和映堅決不承認這是真的。秋子告訴和映,當年她撿回了和映將要拋棄的孩子,和映十分震驚。

  索拉在門外聽到了姐姐與媽媽的對話,她一時難以接受決定離家出走。得知索拉是自己的孩子,和映獨自來河邊竟想到自殺,但當她想起報復時又重新拾回了信心。

 

[第95集]

  妍熙覺得自己是結過婚生過孩子的女人,她不敢再接受明勳的感情。明勳來喝悶酒與尚斗巧遇,尚斗告訴了明勳自己曾經與和映的感情。明勳雨天送鑽戒向妍熙表白,妍熙最終還是拒絕了明勳。

  索拉離家出走後住在了鄭家,小植早上做了豐盛的早餐卻被鄭母指責,真淑希望小植能去意大利留學。索拉追問和映親生父親是誰,和映一直迴避索拉的問題。

 

[第96集]

  秋子前來公司找秉國,秉國犀利的語言傷了秋子的自尊,秋子坦言索拉是秉國的女兒。找到女兒的尚斗來找和映理論,和映悄悄的取了尚斗的頭髮欲去驗DNA

  秉國來找和映追問索拉的身世,和映坦言當年被秉國拋棄後懷著孩子跟了尚斗。得知索拉是自己的女兒,秉國獨自買醉不敢告訴母親。明勳找妍熙談話,他不想再糾纏妍熙只願回到律師的身份。

 

[第97集]

  公司面臨危機和映前來找簡慕斯,她希望簡慕斯能幫助自己,簡慕斯在和映的誘導下答應。和映威脅了諸位董事希望他們不要站在妍熙一邊,明勳施計讓檢察院收了和映的東西。

  和映親自來鄭家向眾人解釋索拉的身世,鄭母與真淑都不相信,和映邀秉國去驗DNA。鄭母獨自來裴家追問真相,她險些又與秋子動手。明勳得知了索拉的事覺得不可思議,小植也被假象迷惑。

 

[第98集]

  公司董事聯合起來彈劾和映,妍熙希望和映能迅速離開公司。和映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謊稱索拉是秉國的孩子,她告訴尚斗只有索拉進了鄭家才能過上好生活,尚斗勉強接受。

  小植收拾行李準備去國外進修,真淑理智上能理解丈夫,但感情上仍然不捨得他離去。和映欲帶著索拉進鄭家,秋子並不同意和映的提議,和映呵斥索拉希望她能聽話。

 

[第99集]

  真淑將小植進修的事告訴了鄭母與秉國,她坦言將來會和小植重新開餐廳。和映帶著索拉欲住進鄭家,鄭母對索拉前後的態度反差很大,秉國接受了索拉卻不希望和映住在家裡。

  尚斗發現了和映的真實目的十分生氣,他前來找和映問責。和映求尚斗放過自己,尚鬥心軟決定饒過和映這次,誰知和映竟將尚斗砸傷並毀滅證據逃走。

 

[第100集]

  索拉一時難以接受生活的改變,和映讓索拉乖乖聽話並且討鄭家人喜歡。和映被董事們趕了出去一時沒有工作,鄭母讓和映去學校接索拉。和映與索拉發生了爭執,索拉出車禍住進了醫院。

  醫院急需家屬輸血,但索拉與秉國的血型不同,秉國終於拆穿了和映的陰謀。妍熙找到了受傷的尚鬥,尚斗聽聞索拉生病立即趕往醫院,和映看到尚斗瞬間傻眼。

 

[第101集]

  尚斗用錄音威脅和映讓其去自首,和映用美人計使得尚鬥心軟。索拉追問尚鬥她的親生父親是誰,尚斗謊稱她的親生父親在國外,其實索拉已經得知尚斗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秉國獨自在包間裡喝醉了酒,服務生致電妍熙,妍熙讓鄭母接兒子回家。妍熙拿出錄音希望和映去自首,和映並沒有照做。警察來拘捕和映卻未見本人,索拉得知和映欲輕生的消息淚流滿面。

 

[第102集](結局)

  得知被警局追捕和映十分難過,她不想去監獄過餘下的生活。和映前來東賢出事的地方紀念哥哥,痛苦欲絕的她想選擇跳海。接到索拉的電話妍熙前去找和映,妍熙將和映從海水中拉了回來。

  秉國除了喝酒就是昏睡,鄭母看到兒子這樣想讓妍熙回家,妍熙帶著振宇去鄭家勸秉國。真淑生下了孩子,但小植仍在國外進修。妍熙想將戒指還給明勳,但明勳卻將戒指放回了妍熙手心。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KBS、百度

, , , , , ,
創作者介紹
➹韓劇【布穀鳥之巢】分集劇情31~60集+線上收看

❥CocoAlice❥ 花花生活

上一則:➹韓劇【布穀鳥之巢】分集劇情介紹 1~30集+線上收看 下一則:➹韓劇【我們可以結婚嗎】分集劇情介紹1~20集+線上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