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忌妒了,都過了。


: 我也要筆記本

: 去買阿

: 我要小綠本那種

: 那你就買綠色的阿

: 那白色那本勒

: 那你就買白的啊 !

: 那圍巾是怎樣

: 甚麼天氣你想要圍巾噢

: 那我也要那種可以搧風的花

: 怎麼可能有花可以搧風

: 你幹嘛都不想給一樣

: 你要的東西都用不到阿 很浪費

: 那你送我枕頭阿 ! 我也要能聽MP3的那種 !

: 你根本就是不想送 那就不用送了


: 你兇我幹嘛

: 沒有阿 我只是想要而已



最後一句真可愛

我不是不想送

只是我最近都很睏這樣

連魏嘉興的好友VIP進度都卡住了 -






只是我訝異他知道這麼多東西

相簿也刪了

照片都丟了

筆記本也被姐妹們沒收了

其實我偶爾還想翻翻看的

以前寫字都毫無邏輯的轉

真的是轉

好像我一邊寫字一邊轉紙一樣



我很懷念當初的自己

那個手機一響就急著打開然後迅速拿出本子寫下的自己

那個包包裡面永遠要記得帶鏡子衛生紙還有打火機的自己

那個因為一點小事情能跳著轉圈圈還一邊哼哼唱唱的自己

那個每天捨不得睡覺,醒來都要瞄瞄螢幕有沒有視窗的自己


熱血又青春洋溢的情竇初開阿 !!!!!!

握著手機睡著,不管是在家還是我剛下班。

上班的辛苦都在看到「你幹嘛不回我:(」之後就會消失不見

摸摸口袋裡面為你偷的喜糖,有時候我覺得那才是我上班的目的

『我剛下班麻:(』

記得有一次逛地下街經過綠豆椪的攤位,已經過了又忍不住走回去

把綠豆椪塞在一堆喜糖裡面,包得很漂亮,還打蝴蝶結。

我現在有點想不起來我有沒有送給你,因為我怎麼記得好像沒有送出去?



謝爵戎說他不想花太多時間去實現我所說的安定

我說他還不懂我渴望的那種

不費時也不費力,只要兩顆心加兩雙手。

(不要挑我語病問我其他器官怎麼辦!)

我所謂的安定

不用回顧舊文章就能再說一次

能夠緊握久久的手
四目交望時候甜滋滋
睡前醒後的甜蜜問後
辛苦後的貼心簡訊
等等等…


以前一到假日節慶就是我最開心的時候

二月被掛那通電話之後我真的再也沒有這種感覺

話說接著有個我的大日子要來到






但他對我而言重要的不是輔大撕榜

更重要的是前年的這一天我的人生才有了精彩的內頁供親朋好友翻閱



前年的那一天。

我希望我沒抬起頭。

我希望我沒看見你。

那就不會有很多回憶,我不知道我會過得多平淡無趣。



去年的這天同時是去年的七夕,我希望我沒有費盡心思的和你一起去吃雙聖餐廳

我希望你沒有這麼可愛的手機沒有繳錢,竟然去便利商店買預付卡想儲值打給我

還用不好,叫我幫你,蠢得像豬,繳錢歸繳錢,你又不是預付卡門號,校ㄟ



今年的這一天,我希望我滿腦子只有輔大撕榜的事情

我希望如此。





蔡建成這幾天對我掏心掏肺讓我嚇到了,大家知道我們要好也不是一天兩天

我對他掏心掏肺也不是一年兩年,他竟然也會對我說他的肺腑之言

周遭好多這樣的男孩不是?

上次跟七七出去,他的內心話讓我聽了有點說不出話。

別再嫌棄自己

真的很棒了你,是大人了,像個大人了。

群先生回國了,跟他通電話的感覺還是一樣奇妙到我捨不得掛…

「我們這樣就好了」

『蛤?』

「一直這樣就好了,關係不用再更近了」

『為什麼』

「這種感覺很好,我不想壞了他」



我不想再失去

任何一位我認為我無法失去的朋友

或是任何一段我還想擁有的感情

朋友跟曖昧再到情人跟情人退回曖昧再降回朋友的感覺是差很多的。

差透了。



回歸正題

別再想那些有的沒的了,他走了不是嗎?


我光是想到那些小東西會被扔在角落,甚至丟進垃圾桶

我就不禁感到有點難過,但有甚麼辦法呢

他們所代表的東西,是他現在最不需要的。 也最刺眼,刺他周遭人的眼。


我不再動手的原因

就是我不想再讓自己的心意

最終最終進了垃圾桶,會有被踐踏的感覺

說不出來的難過。



忌妒誰? 你還忌妒誰?

乖乖

他走了。



我最捨不得的是文章,無法像照片一樣刪掉以後哭哭就好

第一次刪了他們,睡不著又跳醒哭著救回他們

從此我決定留著他們。

「55怎麼變54了!]

『???』

「網誌文章啊!」

『心機很重欸!捕給你啦!』

這種東西久了會慢慢忘記

我比較老派我不捨得全部忘記

我想記得

我真的想記得

所幸你打的兩篇文章我都有抄在筆記本

雖然被沒收走了






我應該可以原文重現

當然自己留著就好





一開始

我不相信陳昱凱說的他不特別想戀愛

我也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謝爵戎不渴望安定

但到了今天在遇到這麼多先生之後

我懂了


連我都懶了。



上一則:Clean! 下一則:- 想知道現在你好不好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