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一點味道的正妹

  文章的發想來自於認識的攝影師跟我談論他對正妹的觀感。他確實拍過不少正妹,卻覺得許多正妹少了一些很關鍵的氣質。造成空有皮相的美麗…

 
(囧,就算是皮相,也是很厲害的皮相了!那是老天爺賞飯吃的皮相啊!)

 
他給的正妹標準很古風,幽夢影:「所謂美人者,以花為貌,以鳥為聲,以月為神,以柳為態,以玉為骨,以冰雪為膚,以秋水為姿,以詩詞為心。」
重點在以詩詞為心。
 
文心雕龍的「原道」篇說過:「天地無心,待以詩為心。」
他認為「詩」是天地的精華,而心中涵有天地精華的女性,就是美人。
 
(吸收天地日月精華?囧!那是妖怪吧!)

 
而他說:從「正妹」與「美人」的差異,不但可以瞭解古今風俗之易,更可以看出用肉眼與心眼所看到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樣的。而文學能給人判斷美與醜本質的能力。

 
很棒的說法!看到的時候忍不住讚嘆再三!但如果要我回應我對正妹兩字的看法,我也只能說一個很小的範圍。畢竟正妹這種特殊生物確實造成了很多特殊社會現象。而一個擁有如此龐大影響力的生物族群又豈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

 
我唯一能理出比較完整的正妹論點,只在「少了一點味道的正妹」為什麼了缺乏那一點『味道』,因而充滿畫龍卻未能點睛的缺憾。

 
這些九十分正妹,實為可惜。加上欠缺的十分,旁人便能見證…人間凶器的誕生!

 
在我看來,少了一點味道的九十分正妹分三種。
第一種,是對自己的美麗感到不自在的正妹。

 
乍聽之下很奇怪:美就美,怎麼會有人覺得不自在?可是一般人對美學的概念多半被窄化。美,從來不是單一走向的暴力。玫瑰有玫瑰的姿態,月橘有月橘的幽香。人卻把人的身材跟臉劃定幾個標準…光想都覺得可怕。

 
社會通念窄化的美麗觀念,像是大外雙眼皮受到歡迎。彩妝師卻跟我說:「希望自己有單眼皮」她說單眼皮是最能展現妝容特色的眼型。大外雙眼皮在她眼中也不如小小 的雙眼皮。大外雙,下手一重就很容易成為大濃妝。小的雙眼皮反而有上妝彈性。不是大大的雙眼皮就一定好

 
被自己窄化的美麗觀念,我能想到的例子是一個G罩杯的學妹。她永遠穿領口很高的衣服,包的緊緊。大好的天生優勢如此浪費,還有肥胖的錯覺。我知道她擔心他人目光的消費或者猥褻。可是屬於他人的因素,從來就不是我們能控制。

明明是很美的胸部,卻被自己的擔心束縛。我很清楚知道,她對自己的美感到不自在。不自在,她的美麗因此折扣。
 
 
第二種少了味道的正妹,是對自己的美自覺過分的女生。跟攝影師聊天的時候他說現在很多人像都讓他覺得很奇怪,說不出來哪裡不對。而他自己也覺得拍了很多不太對勁的照片。感覺每張照片只是換一個景、換一個正妹。照片卻在人景皆換的狀況下,每張都長的很像。

 
我給的回應是:會不會那些女生都在跟鏡頭說同一句話『你好!我是正妹!』
喀擦!換一張
『你好!我是正妹!』
喀擦!下一張
『快!把我拍正一點!』

 
攝影師笑了。我猜他同意這個說法。

 
美這個字要解釋,絕對有上千本論文好寫。不然美學二字從何而來?更不要說加上各式定冠詞的美學:「舞蹈美學」、「建築美學」、「攝影美學」……

 
我不專業,只自己推敲答案並記錄心得。為什麼這些過分自覺美麗的女生被某些人視為空洞?或許…她們只展現了自己的青春,並且近乎賣弄。外表人皆有之,太過自覺美麗的人容易將外表示為重要,且唯一的價值。將不只是皮相的東西,硬生生只留下皮相。

 
美麗應該是一場持續的對話,給人一種舒服且使人感受充足的氛圍。美麗不是一個切片。她們卻因為自覺美麗,急著把自己往玻璃墊下壓。

 
第二種正妹容易被視為沒腦的正妹,我卻不完全這樣想。很多正妹不是沒腦,只是在價值選擇上失焦。這種人最多只能說她們不會想,不懂得經營自己。
 
 
第三種正妹,同樣是少了一點感覺味道的正妹。我想說的是許多流行舞台上的明星。蔡依林、林志玲、甚至濱崎步、倖田來未等等。不是我故意要被歌迷砸雞蛋,事實是很多人覺得這些明星的美麗中少了一些細緻的氣味,而覺得缺了些什麼。

 
有人會說這些明星沒腦….囧….

 
姑且不論什麼雙學位與否,這些超級大明星能把自己經營到這個程度。需要的智識思考與圓融手段就非一般人能及。就算批評她們是背後的團隊所支撐,要知道世界上多的是扶不起的阿斗。也決不能忽視她們驚人的毅力與汗水。她們對自己的美麗自覺,也很會想。

 
又為什麼很多人覺得她們少了點什麼?

 
我自己還在推測的想法是:她們對於自己的美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那種小心翼翼,肇因於殘酷而樂見笑話的媒體與觀眾,她們的美麗變成一種不容出錯的演出。她們必須追求完美。還不只是一瞬的完美,是分分秒秒、無時無刻的完美

 
艾倫狄波頓說過:「完美本身其實蠻霸道的,甚至令人筋疲力竭,因為完美武
斷地以一種毫無轉圜餘地的陳述來自我肯定,不讓觀看者有絲毫的創造力。」

 
如果用這句話解釋,許多大明星在追求完美的過程中那些戰戰兢兢的堅持已經讓她們自身竭力,甚至也讓觀眾感覺到那股疲憊。毫無轉圜餘地的霸道,自訂標準並同時扼殺了每個人的想像與留白。。

 
沒有留白,過滿的色彩讓人疲憊。

 
許多明星只是在散發明星應有的光輝,不是在做自己。那種光輝便趨於一致,而剝奪了我們見證美好的多樣可能。我一直覺得很多明星美的讓人無法忽視,像是張懸、陳綺貞。她們”做自己”所以光輝不同。她們順從人性,不強求去表現一個毫不出錯的自己。

 
不過說來說去,追求皮相還是追求合宜的眼光?


如果不是外在的眼光,哪會有人對自己的樣貌不自在?
如果眼光不造成待遇差別,自覺美麗的人會不停『你好!我是正妹!』?
如果畏懼批判的眼光,怎麼會有明星會戰戰兢兢,生怕被完美的行列驅離?

 
別人的目光,從來就不是我們能控制的因素。我們只能控制自己的目光,擺在我們認為重要的地方。目光要放回自己身上,然後選擇正確的眼光,放到別人身上。


正妹是由人的眼光製造。問題是我們的眼光製造了怎樣的正妹?

 
其實沒有少了一點味道的正妹,只少了一點正確的眼光。投注鼓勵的、溫暖的、透視他人真實光輝的眼神,告訴你看著的那個人:「妳很正,很棒。有光。」

 
她的世界將因一個眼神,一句話。學會而閃亮。
 
 
 
 
=========================== 
其實這篇文章應該認真一點寫,畢竟攝影師跟我聊天的內容是如此古風盎然、精練文字。我開頭卻還在搞笑。改不了網誌文字的玩笑風格,甚至差一點點要在結尾放上:「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看見正妹」…
 
可是最後忍下了。明明是個很認真的人,卻不喜歡在網誌文字上認真
…是為了什麼?
 
也跟朋友聊過,某些地方想換一個帳號發文。因為想表現的文字風格與觀點不同。
卻被笑:「妳個人風格太強。文章一長,馬腳就露。
誰都會認出『這是小逸的三叔公!』」
 

 
你他三叔公的…我低調不回去了…




上一則:味蕾最愛你:Sababa (中東批塔餅專賣) 下一則:怪人與哥白尼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