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亂語

昨晚去台中公園看燈會,
不知道是時間關係還是真的人潮太少,加上攤販都關了,整個很虛,
不過還是可以看到一些人在公園裡面亂走...

昨晚還是稍有寒意,不過有回暖一點,真開心^^
之後去中港路M找國信的朋友,俊瑋和他女朋友小丟(不知道名字有沒有寫對...)
兩台車一起去逢甲逛逛,
經過文心路上還看到一位先生牽車子反被車子壓到,
紅燈中,
站在那位先生斜對面的胖女士瞄了一眼沒有任何動靜,
我是看了很久很想下去扶他
不過有兩位先生比快的衝過去幫忙了,
放著我跟小丟兩個在車上,
我跟小丟互看一眼,
"那.....我們顧車好了..."
"把車騎走算了!丟他們兩個在這!"
"嗯...好!呃...不過我好像不太會騎這台車= =a"我很囧的說
眼看綠燈逼近,兩位先生又跳回車上趕路
很妙...
我看在眼裡有種不知道怎麼形容當下的感覺~
挺可愛的兩個人...

昨晚逢甲人不多,我覺得
至少比年初一那天少得太多了
不過這天來逛的感覺跟那天顯然不同...
這次真的不是一個人了

從一個人到兩個人,
又回到一個人的生活,
我告訴我自己懂得要習慣能自己一個人也能很開心!
我知道我一直都想談場開心的戀愛,
不過不是無疾而終就是短暫的沒道理,
或許在外人看來桃花不少,
也很多人說我是因為太挑了才會單身那麼久
我不是挑,
我只是想找個我也喜歡的人
這樣不對嘛?
只是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對感情這種事情又想但又怕
躊躇龜毛
好吧,或許我真的想太多了...
以前總覺得想多了沒啥不好,
不過在N次的out of control之後就逐漸在摧毀這種念頭...

昨天我一直告訴自己,
要去習慣
這我曾經,很習慣個一切,牽手或擁抱甚至是親吻
重拾那種感覺回來...
搞得我自己覺得像初戀一樣= =a
什麼都不會...
我變笨了...甚至忘記親吻要張嘴...

只會出一張嘴

嘴砲著說著一些我自己覺得這幾年得到的教訓
不過嘴砲歸嘴砲
我是真覺得自己有成長些腦子裡的東西

昨天看到小丟,很可愛的感覺
國信說就是小孩子阿,可是我卻很喜歡她的無俚頭
讓我看到很單純的一面
說穿了我覺得自己好像不太想承認自己20幾歲了
一直在逃避自己已經進入職場被污染的感覺
或許是我討厭這種社會的自私
然後藉著自己還在唸書,拼命洗腦自己其實我還是孩子...
當我回到榮總我披回白袍又要扮起專業的一面
很多人說我孩子氣
不過我挺怕自己會有人格分裂的...
哈!
因為我發現我自己到了榮總後
整個越來越不想笑
想當初在林新時,是小紅牌的跟診小姐,或許是因為年紀最小,最敢跟醫生亂喇賽~
好幾個科別還請阿長特別排fix哪科別
我承認我的確比其他護士貼心,會幫醫生處理很多order,甚至他只要動口或是按enter就好
其他的order我一下就處理好了!
離職前夕幾個主任的臉比民進黨的旗還綠,求我別走...說他們以後怎麼辦...
我後來覺得是我把他們寵壞了吧?
反觀在榮總
工作是輕鬆多了,只是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大醫院的黑暗面還真多...
不過我身不由己...
我知道我變了,由這點就看得出來我變很多...
自己都察覺到了,真可悲

可是我不想那樣,我不想
我想努力拉回我赤子之心的那部份
就算大家笑我很孩子氣或是很白癡都不管

話說昨天看大家投籃
雖然我沒有加入,
不知道這樣看起來會不會很不合群
可是左腳有些痛沒辦法站那麼久,
或許又加上初次見面症候群犯了,整個很安靜
可是看大家投很開心,我看得也很開心
而且還湊巧看到有人脫到剩背心還一直說:這是壯不是胖~
我知道啦...
之前就看得出來你很有肩膀
原來是國中練的
呵!


































































老實說,
我以前逛街會勾人的手,當然只限女生,
連夏天睡覺都會把自己綑成木乃伊才能安穩睡著
因為這樣被罵瘋子
可是也唯有這樣我才能有安全感


非常沒有安全感
如果,
哪天我走在路上
或是坐在金旺旺上
忘記拉你
那可能是我一直拉自己的包包或是把自己縮起來用任何方式取暖,而或許我在搞被動
請記得提醒我你的口袋比較暖...
(而且還會撈到100元,ㄎ)
上一則:我的禮物 下一則:[苗栗卓蘭]再見vilavilla & 再見苗栗酒莊
我要留言:
  • 匿名
    2008.02.16 00:51:16
    B1
    進入社會之後會被大染缸所指染,我一直也是這樣想的 不過總覺得只要能保持一顆赤子之心 不管做什麼事都存在著第一次的"興奮感"跟"認真度" 我第一次去醫院見習,一直站著,連坐都不敢坐 學姊就說:學弟不用客氣,坐著押 拍chest總是搶著拍"我會我會" 年終檢查的時候,我們三個男生還搶著跪在放射科裡面擦地板= =" 學長學姊:你們三個太認真了吧 我:我掃自己家裡都沒那麼認真ˊˋ 或許是出了社會太久並且歷經很多事情,你慢慢看不到人類所謂的單純 不管是小丟還是我,或著是俊瑋還有我其他的朋友 我都希望大家能過的開心就好,別把自己搞的很累 回歸現實面 其實我也是很怕進了社會這個大染缸 我到底能做什麼?我到底要做什麼?又或者是社會到底需不需要我 又能不能顧慮到另一半的感受 金錢、愛情、親情、友情,我還能把握多少 每當這樣想起,我又會換另一個角度想 其實人生不用那麼痛苦,只要過的開心就好 (雖然我爸媽每天都很緊張我的未來= =",放射科到底還能不能走下去) 我很喜歡聽你說你的故事,可以多多了解你~~^^ 喜歡~~^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