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aOrange 生活報橘生活

幸不幸福不是別人說了算!看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學習從愛裡找到出口

被封為今年最感動爆笑的台灣電影《誰先愛上他的》,由《我可能不會愛你》金鐘名導徐譽庭與《台北直直撞》MV 新銳導演許智彥共同執導,不但在義大利遠東影展(FEFF)獲得好評、釜山國際電影節預售票開賣當日就售罄;口碑更從國外延燒到國內,讓主演邱澤和謝盈萱以這部拿下台北電影節影帝影后,還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影帝后等 8 項大獎,並登上全台新片票房冠軍。讓人不禁好奇,這部戲到底有什麼魅力?

對「愛情」和「社會傳統價值觀」的吶喊

《誰先愛上他的》故事講述劉三蓮(謝盈萱飾)的老公出櫃離家出走,後來接到其癌逝通知,才發現老公的保險受益人居然不是他們母子,而是外遇的「小王」阿傑(邱澤飾),三蓮又鬧又氣只為要回保險金,但讓三蓮更氣的是,連身邊的兒子也投奔敵營賴在阿傑家不走,丈夫和小孩都被這男的搶走,她還要不要做人?這場元配與小王的鬧劇,逐漸揭開三蓮歇斯底里的秘密以及小王的真實面貌……

這樣看似八點檔卻有趣的故事取材其實就來自生活中,徐譽庭曾提及,這故事靈感來自一個同學敘述老公外遇對象是男人的經歷,當時同學向她說:「我一點都不難過,我好的很,這就是一個笑話。」如此過度健康的悲傷、用堅強偽裝自己脆弱的模樣一直留在她腦海裡,讓她感到心疼,也促成了「三蓮」、「阿傑」這些隱藏傷痕的悲劇角色;但是誰造成他們的傷痕的?劇中老公正遠的中年出櫃造成家庭失衡,然而他的可惡可悲其實源自於可憐,來自無法組成自己真正想要的家庭的無奈。

(以下有雷)

「愛情」和「社會傳統價值觀」的吶喊

要自己的幸福,還是迎合別人的眼目

「一萬年就是  當有人跟你說想當『正常人』然後離開你,從那之後的每一天就是一萬年。」

「幸不幸福不是別人說了算。」

正遠曾因社會的眼光想當個「正常人」而選擇勉強自己結婚生子,直到自己日子所剩無多才敢豁出去面對內心渴望;但什麼是正常什麼是異常?「異常」一般被定義為異常是因為少數,難道少數就要服從多數,因為我們的阻止與眼光他們就只好「隱藏」?

在看這部片的當下就想起念研究所時讀的 “Moral and Pleasure”(道德與快樂),提到早期人對七宗罪的誤解而形成長期走不出的限制:以為積極進取賺錢是貪婪、吃太飽就是罪,讓許多職業被延誤,直到幾世紀緩慢地轉變觀念才得以讓企業家、食評家等職業出現。想說的是,「生命的應該是源自於一切的善意和美好」,也許現在的否定只是被自我無謂的認知所限,我們眼光所形成對他人的牽制又會造就多少人的一萬年?「我們一起去看醫生、我們還是可以有別人看起來很幸福的家庭」, 然而情感上並沒有人生病,沒有人需要被治療,他們只是想要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努力做到一般傳統家庭定義的圓滿只為讓人安心、羨慕。

要自己的幸福,還是迎合別人的眼目

「難道都是假的嗎?」「我努力做一個好媽媽好太太,我為這個家做了這麼多有錯嗎?」

「劇場女王」謝盈萱飾演的三蓮在戲裡主修潑婦罵街,讓兒子呈希受不了躁鬱症媽媽,調侃她這麼會罵會演悲情女主角「應該去好萊塢發展」,認為自己付出了這麼多努力做得好,為什麼兒子老公都不理他。常常付出者認為所謂的「好」,其實是以愛為名的干擾; 而他死命奪回的保險金,說穿也只是想從老公那獲得最後一點點愛而已,「媽媽你為什麼死要錢?妳嫁給爸爸就是為了保險金嗎?」兒子呈希以為自己是討厭媽媽,卻被心裡諮商師一語道破:「討厭和無能為力是不一樣的」,面對媽媽狀況的無助才覺得反感,因為不知道可以做什麼改變。我們有時也是這樣,就像有些男生會說討厭女生哭,其實不是討厭而是不知道該怎麼辦讓事情變好的無能為力。

「他一定是壞人,不然怎麼看起來一點都不難過?」

劇中以三蓮的兒子視野出發,利用腦海中塗鴉的方式來表達真實想法,並不時對探索到的現象發出疑問:「到底誰是壞人?」阿傑是壞人嗎?為什麼正遠都走了還看起來那麼沒事。看似桀傲不羈、吊兒啷噹,其實深情都表現在細節裡,就像梁實秋說的:「你走了,我不會送你;你來了,多大的風雨我都要去接你。」自私也無私,他可以無私的即使正遠離開他十一年後回來還是愛著接納他,也可以自私地為了留正遠在自己身邊,用心照顧他直到生命盡頭:「我其實是為了我自己,因為想要留你在身邊,一直留一直留一直留。」 如常買小籠包到醫院探病才恍然人事已非的錯愕,砸光積蓄、腳斷也要上台的堅持,表面無情,實則整部舞台戲都在表達對他的思念,用睽違 17 年同一部舞台劇「峇里島」的再度演出,做為獻給正遠的百日禮物。對他來說,正遠就是他的「峇里島」,那夢幻的峇里島,多美好。

而在最後舞台劇謝幕時阿傑媽媽出現的那一刻,那束花與擁抱,代表的不只是被認同的起點,也是對正遠告別的嚎啕。另外,很喜歡邱澤在這部電影的演技,並未將自己詮釋成異性戀霸權中認為的刻板同志樣子,不刻意裝娘卻在細膩舉手投足間內化陰柔的適當拿捏。

邱澤

夢幻的峇里島,多美好

峇里島 那夢幻的峇里島
多渴望 你的擁抱 WOO
還要多久的時間
我的身體已疲倦
不要矇住我的眼
帶我 飛向你啊

多渴望你給的自由
帶我感受最當初 那一陣 溫柔的風

一首《峇里島》貫穿整部電影,有點像《樂來越愛你》,時不時在戲中穿插一兩句旋律,發現常常有阿傑的場景就會出現幽微的第一句,彷彿是阿傑又想他了。看完電影後才明白為什麼劇中要設定是正遠寫的,隱隱約約覺得「還要多久的時間」、「多渴望你給的自由」、「帶我感受最當初」好像在對阿傑説,好想回到做自己,和你一起的快樂。

所以是誰先愛上誰的?

究竟誰才是小三?誰先愛上誰的?誰才是壞人?我想這部戲裡沒有任何人是壞人,而是都因有缺點而可愛的人,更或許如果我們還存有讓想愛的人不敢愛的眼光才是壞人?整部片看得我淚流滿面,看完的當下只覺得好溫暖啊,轉眼間公投就要來了,也許這部電影能給大家對公投的選擇有更多想法,畢竟電影的存在從來都是拓寬人的想法,而非限縮對事情的想像。

 

原文出處:生活報橘 「幸不幸福不是別人說了算。」徐譽庭藉《誰先愛上他的》表達:希望愛裡每個人都能找到出口

圖片來源:《誰先愛上他的》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