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牆人

穿牆人

我常常想起第一次看到自己演的電影〔穿牆人〕的那天.
 
片子一撥完,
導演鴻鴻和製片卓立姐立刻睜大眼問著:怎麼樣?覺得怎麼樣?
 
一時之間也答不上來,
我其實好像已經無法客觀的評斷這部片.觀賞的途中,每一個畫面,每一幕場景,
都不斷勾起拍片時無限美好的回憶.
其餘時間,就只是緊緊捏著自己的手,
掌心都是汗.
 

從來沒有哪一次殺青的聲音會讓我煽情的紅了眼睛
也少有什麼工作會讓我在它結束後還是遲遲不願離去
是不是因為電影真的給人夢想我不確定
但至少第一次對唱歌以外的事情產生了夢想我很感激
一直期待能讓自己帶點自殺意味的投入某件事情

 

那天最後,
大家一路從高雄一起坐車回來.
長途的車程讓每個人都累壞了,
在我們還忙著打電話或伸懶腰的時候,導演淡淡的笑著跟司機說:辛苦你了!
 
瞬間,
我覺得自己何奇幸運能在這個圈子跟這樣的人合作.
 

拍穿牆人,
是我去年最美好的事!

上一則:我一直,記得你牛仔褲的蔚藍 下一則:原來我不帥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