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瀏覽

《暮光之城:破曉》8.等待這該死的搏鬥

3193533657_6b7bd63c49.jpg  

《暮光之城:破曉》8.等待這該死的搏鬥

 
 「Jeez, Paul,你們就不能抖個自己的家嗎?」

 Paul,正躺在我的沙發上,對著我那糟糕的電視機看一些愚蠢的棒球比賽,然後對我露齒而笑——緩緩的——他從膝上的一個包裡拿出一個 Dorito然後把一部分嵌入嘴裡。

 「你最好和那些一起通過」(這幾段文章裡很多亂碼,不知道要說什麼)

 他嘎吱作響地咀嚼著。「不。」他嚼著口香糖說。「你姐姐(妹妹)說先走然後幹我自己想幹的。」

 我試圖讓我的聲音不像是在打擊他。「 Rachel在這嗎?」

 那沒有奏效。他聽說我要去那然後在後面猛烈地撞包。當他把包塞進坐墊裡時,包爆發出了一些細碎的爆裂聲。一些碎片嘎吱作響。Paul的手抱成拳頭,他的臉看起來系那個一個拳擊手。

 「來吧,孩子,我不需要Rachel保護。」

 我深吸了一口氣。「是的。就像你不會哭,不像她第一次。」

 他笑著坐進沙發裡,把手放下來。「我不會對一個女孩子說閒話,如果你得到了一個幸運的打擊,這就只是我們之間的事,反之亦然,不是嗎?」
 
他給我的邀請很不錯。我讓我的身子下跌一點就像我放棄了一樣。「是的。」

 他的目光重新移到電視上。

 我撲過去。

 當我的拳頭碰到他的鼻子時,很滿意的發出嘎嘎聲。他試著抓住我,但在他抓著之前我就跳開了,我的手上是一包已經遭到毀壞的多力多滋(就是上面的Dorito,終於查到那是什麼了,一種零食~~)

 「你弄壞了我的鼻子,白癡。」

 「那是我們之間的事,對嗎,保羅?」

 我吧零食碎片拿開。當我轉過身,保羅在彎腰坐下之前先確保了他的鼻子安然無恙。

 血已經止住了。它滴滴答答順著嘴唇流過下巴的時候就好像它是沒有源頭一樣。他咒罵著畏縮地去試著推推鼻子。
 
 「你是那麼痛苦,雅各布,我發誓我寧可和莉婭去閒逛。」

 「哎呦。哇,我敢打賭莉婭會很高興聽見你想花一些時間安靜地和她在一起。拿回溫暖她起伏的心。「

 「你要忘記我說的了。」

 「當然。我肯定那不會滑出去的。」

 「哎,」他嘀咕了一聲,然後再次陷阱沙發裡,解決他T恤衫領口上殘留的血跡。「你抓穩了,寶貝,我會還你的。」

 我又在那站了一會,然後闊步走進我的房間,抱怨一些國外的綁架事件。

 話說回來,你可以隨時指望和保羅幹上一場。然後你不必傷到他——稍微侮辱一下就行了。讓他失去控制不需要花很多時間的。現在,當然,我真的想要做一個不錯的咆哮,撕裂,打破那場樹下的比賽,他是那麼沉醉。

 另一個成員被烙上烙印還不夠糟——因為,真的,現在只是十個當中的四個。它什麼時候才能停?那些愚蠢的神話被人認為是罕見的,他們哭喊著救命!這些強制性的愛完全是讓人作嘔的!

 它一定要是我的姐妹?那一定要是保羅?

 當雷切暑假從華盛頓州回來——提前畢業,這個笨蛋——我最擔心的就是那個圍繞在她身邊的擁有我大量秘密的人。我通常不會在我家用什麼東西遮掩著,這樣我真的就很同情那些親愛的人了,像安莉芳或是科林那樣的,他們的父母不知道他們是狼人。安莉芳的媽媽認為他還是在經歷叛逆期的那個階段。他已經被長期禁止在晚上偷偷出去,但是,當然,對於這一點他沒有做到。她每天晚上檢查他的房間,然後每天晚上都在他房裡撲個空。在她叫喊著時他就保持沉默。然後在第二天又是這樣。我們試著和山姆說給安莉芳一個例外,然後好覺他的媽媽放鬆點,但安莉芳表示並不介意。這個秘密太重要了。

 所以我一直做好充分準備去保守這個秘密。緊接著,在雷切回來兩天後,保羅在海灘上跑向她,吧嗒吧嗒的隆隆聲——太可愛了。當你找到你的另一半是沒有秘密會被發現,或是所有關於狼人的烙印。

 雷切得到了整個故事。在某天保羅成了我的姐夫。我知道對於那個貝利同樣沒有太多激動不已。(第三部有提到,全是一些感情糾紛……)但他比我處理得好。當然他這些天逃脫去了清澈的水域。我沒見過那裡會比這更好。沒有保羅,但還有莉婭。

我想知道——一個子彈穿過我的太陽穴實際上會殺了我還是只是留下一個慌亂來讓我處理?我把自己扔在床上。我累了——自從上次偵查開始我就沒再睡過了。我的腦子太瘋狂了。那些想法在我腦子裡亂竄使我迷失了方向。真吵,然後還一直刺著我。那一定是個黃蜂堆,而不是一隻小蜜蜂。蜜蜂在蟄過人之後是會死的。同樣的想法一次又一次刺痛著我。

 這個等待讓我瘋狂,那幾乎已經四個星期了。我預計,那些消息會通過這種或那種方式傳來的。我在夜裡坐起來想像著那回事一個怎樣的方式。

 查理在電話裡哭泣——貝拉和他的丈夫再一次意外裡失去了。飛機失事?這是很難偽造的。除非那個吸血鬼並不介意犧牲一群旁觀者來驗證它,但他們為什麼要這樣?或許他們使用一個小型飛機代替。那裡可能只有一個多餘的人。

 或許兇手會獨自回家,使她或他們失敗?或許沒有那麼遠。也許他在駕駛著回去時像擊毀一堆碎片那樣擊碎她了?因為她的生命沒有他的消遣重要……

 這個故事如此悲慘——貝拉在異常可怕的事故中失去了。在搶劫時出了錯而成為一個受害者。在晚餐時窒息。一場車禍,就像我媽媽。那麼普遍。隨時都有可能發生。

 他會帶她回家嗎?為查理埋葬在這?當然,封閉式的靈柩儀式。我媽媽的靈柩倒是早就釘上關閉了……

 我只希望他能把她送回到這裡,送到我這。

 也許再不會有故事了。如果查理從庫倫博士那得到什麼消息的話他會告訴我爸爸的,那只是停止一天工作而已。被遺棄的房子。庫倫在電話裡沒有任何回答。一些二流新聞神秘地報導,犯罪嫌疑……

 那麼這些將是棘手的問題——對我而言。那將很難找到他們,如果他們不想被發現。我永遠無法期待。如果你又永遠,你可以大海撈針地在世界每一個角落搜尋,一個一個的,看看那是否真的是根針。

 現在,我不會介意大海撈針,這至少也是一件能做的事。我討厭知道我可能失去我的機會。 如果那是他們的計畫,那將給吸血鬼機會去逃跑。

 我們今晚就可以走。我們可以殺死任何一個只要我們能找到的。

 我喜歡這個計畫因為我知道愛德華足以知道那個,如果我殺了他身邊任何一個人,說不定我還能僥倖遇到他。

 但是山姆不會聽說那個的。我們不能打破條約,讓他們違背。那只是因為我們沒有證據庫倫一家做錯了事。然而,馬上就回了,因為我們都知道這是不可避免的。貝拉的歸來也是其中之一,也或去不會回來。無論那種可能,一個人的生命已經失去。這意味著遊戲開始了。

 在另一間房子裡,保羅粗聲粗氣地像個騾子, 也他還會再轉變成喜劇成分。也許是電視節目很有趣。無論什麼,都刺激著我的神經。

 我很想再次打破他的鼻子。但我並不是為了打擊保羅,並非如此。

 我試著去聽其它聲音,風刮著樹。這是不同的,這不是通過人的耳朵。有一百萬種聲音在風裡但是我人的身體卻沒法聽見。(言外之意就是變成狼的時候才可以。)

 那時候耳朵敏感不夠。我能聽見風吹過樹木,吹過馬路的聲音,以及車的聲音在你最後見到的那個蜿蜒的海灘上——岸邊狹長的景色,岩石,蔚藍色海洋延伸到地平線盡頭。La Push群島(電影裡有)接連環繞在那。遊客從不在那些路邊注意減緩速度的標誌。

我剛剛聽見海灘上紀念品店關門的聲音。我能聽見開門關門時母牛的頸鈴叮噹的響聲。我能聽見愛德華的媽媽註冊登記,列印出收據的聲音。(嚇我……)

 我能聽見潮汐沖刷著海礁的聲音。我能聽見孩子們因冰冷的水沖刷的太快而引起的尖叫。我能聽見母親們抱怨那些濕了的衣服。我能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努力的聽保羅騾子一樣意外的破裂聲然後半跳下床。

 「滾出我的房子。」我抱怨道。我知道他不會投入任何的注意力,我也堅持我自己的想法。我打開窗戶跳出去這樣我就可以不用再見到保羅了。那太有誘惑力了,我知道我會再扁他一次,雷切今天發怒的次數已經夠多了。她將會看見他T恤衫上的血跡的,然後她不需檢驗就會指責我。當然,她仍然是對的。

 我一步跨到海濱上。我的拳頭放在口袋裡。沒有人第二次看見我通往那個填滿泥土的第一海灘。那是那個夏天不錯的經歷——沒有人去管你除了短褲之外什麼都不穿。

 我跟著我所聽見的那個熟悉的聲音,然後很容易地發現了 Quil。他在新月的最南邊,避免了大量的旅遊人群。他保持了一貫的警戒。

 「出來水面吧,克雷爾。來吧。不,不要,哦,尼斯,親愛的,認真一點,你想要艾米麗吼叫我嗎?我不會再帶你來這個海灘如果你不——噢?別阿——呃。你認為那很有趣,是嗎?哈!現在是誰在笑,啊?」

 當我到達時他的嬉笑聲迴盪在腳踝那。她一隻手拎著一個水桶,她的牛仔褲腳全濕透了。他則是有一大塊濕了的汙跡在他的T恤衫下。

 「那女孩身上是五隻雄鹿!」我說。

 「嘿,傑克。」

 克雷爾克雷爾尖叫著把她的水桶丟在Quil膝上。「下來,下來!」他小心地把她放下來然後她跑向我。她用她的雙臂緊抱著我的腿。

 「最近怎麼樣,克雷爾?」

 她咯咯地笑著。「Quil現在全濕了。」

 「我能看見。你媽媽呢?」

 「走了,走了,走了,」克雷爾歡唱道。「克雷爾弄得全濕了,克雷爾的媽媽從化妝舞會回來。」

 她放開我的腿,然後跑向Quil。他把她舉起來讓她坐在他的肩膀上。

 「聽起來像有人擊打兩聲可怕的節拍。」

 「三聲,實際上。」Quil糾正道。「你錯過了這個舞會。關於公爵的主題。她讓我帶上一個皇冠,然後艾斯米建議他們試著讓我實施她的新計畫。」

 「哇,我真抱歉我錯過了那個。」

 「別擔心。艾斯米弄了些照片,我看上去太像女人氣的了。」

 「你本來就是。」

 Quil聳聳肩。「克雷爾很開心,這是重點。」

 我翻了下眼皮。這其實很容易就會被忘的。無論他們在什麼階段範圍——像山姆一樣的一個瘤或是如 Quil像個怒罵的母山羊——他們總是流露出的和睦以及必然性都是徹頭徹尾的嘔吐性的誘導。

 克雷爾在他的肩膀上尖叫著,並指這地面。「真可惜,Qwil!給我,給我!」

 「哪一個,老兄?紅色的?」

 「又不是在結婚!」

 「那麼藍的那個?」

 「不,不,不……」小女孩叫道,拉他的頭髮像在拉匹馬。

  ……

 「我不知道他是個男孩,」她不情願的說,這是一個小可愛。「超聲波無法看出來。薄膜就像她的皮膚一樣嚴實的將它包圍。所以, 他是個神秘的小傢伙。但是,在我的頭腦中他是男孩。」

「他幾乎不是人類,貝拉。」

「哪我要生下他看看.」她幾乎自鳴得意的說。

「你不能生下他」我咆哮到。

「你太悲觀了,雅各布,還有一個明確的改變就是我要從這離開。」

 我一是語塞了,我緩慢的做了個深呼吸,是圖控制住我的狂怒。

"Jake,"她說,她輕撫我的頭髮和臉頰,「就這樣決定吧。恩」

「不。你不能這樣」,我無法改變我的心意。

「這對你不公平,貝拉?「我凝視著暗淡的地毯說。我赤裸的腳被筆上的汙跡弄髒,然後移開腳。

 「好吧。我認為你所有想法是你想你的吸血鬼超越了一切。現在你只擁有他?那不能舞蹈你的判斷力。曾幾何時你極力想做媽媽?如果你真的想做媽媽,哪你為社麼要和吸血鬼結婚?」

......

 這些故事將是什麼?

 所以他轉動著。猜想愛德華和貝拉在上周回家,然後……

 我的胸口緩和了一些。

 至少,她還活著,沒有死亡。

 我還沒有意識到那對我來說有大的不同。當我以為死時直至現在,我只是一直想著她,我現在只看見那個。我看見了我永遠也不會相信的,他把她活著帶了回來。那不應該,因為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是阿,這是個壞消息。查理告訴她,她聽起來不大好(電話裡)。她告訴他她只是病了。卡萊爾接過電話告訴查理貝拉是得了一些在南美比較罕見的疾病,說她是被隔離了。查理很瘋狂,原因是甚至連他也不被允許見她。他說他不在乎會不會被傳染,但是卡萊爾不肯屈服。這不是不是參觀。卡萊爾說那是非常嚴重的,但他會盡全力。查理這幾天一直焦急不安,但他只能給貝拉打電話。他說她今天聽起來更糟。

 當塞斯說完之後保持內心沉默著。我們都理解。

 所以,她會死於這種疾病,在盡可能遠離查理知道的地方。他們會讓他去認領屍體嗎?那個暗淡的,仍舊完美的,卻沒有呼吸的蒼白身體?他們不能讓他觸摸那個冰涼的皮膚。——他能知道那會有多艱難。

 他們不得不一直等著直到她依舊能夠支撐自己,然後繼續殺掉查理或者其他送葬者?

 他們會埋葬她嗎?然後她將自己挖出來,或是別的的吸血鬼把她挖出來?(前面沒翻譯,所以我也看不懂雅各布在這裡究竟是以為貝拉快死了還是知道她快變吸血鬼了)

 其他人在沉默中聽著我的猜測。我把比別人更多的心思都放在這上面了。

 莉婭和我幾乎同時進入空地的。但她肯定是她的鼻子先到這的。當我小跑著佔到山姆的右手邊時,她的腰下降到到她的兄弟邊上。

 我想知道為什麼只有我一個是用腳走的。我的皮毛搭在肩上,不耐煩地立著。

 好吧,我們還在等什麼?我問。

 沒有人說話,但我聽見了他們猶豫不決的思想。

 哦,過來!條約被破壞了!

 我們沒有證據——也許她是病了……

 哦,拜託!

 好吧,所以相關跡象很明顯。

(狼人能互聽對方的心思,所以這些對話都沒有引號。)

 這該死的條約偏偏沒有提到任何關於任何對於受害者的偏袒,山姆!

 她是受害者?你能這樣標記她?

 是!

 傑克,賽斯想過了,他們不是我們的敵人。

 閉嘴,孩子!只是因為你和吸血鬼發生過某種病態的英雄崇拜的的經歷,那不能改變條律。他們在我們的領地上。我們要把他們逐出去。我不在乎是否你又興趣像從前那樣和愛德華.庫倫並肩作戰。

 所以當貝拉同他們一起作戰時你要做什麼,雅各布?賽斯要求。

 她不再是貝拉了。

 你要成為取走她的那個人嗎?

 我無法停止我的畏縮。

 不,你不是。所以,怎麼辦?你要成為我們中的一員做那些事嗎?然後不再抱怨無論無論將來是誰?

 我不會……

 相信你不會。你現在還沒有為這場鬥爭做好準備,雅各布。

 本能結束了,我屈身圍著這個身材廋長的有著沙色皮毛的狼咆哮。

 雅各布!山姆警告。賽思,再次閉嘴!
 
賽思點了點頭。
 
 見鬼,我錯過了什麼嗎?Quil在想。他跑向那個聚會已經在全面經行的地方。聽說查理的電話……

 正準備走,我告訴他。為什麼你沒有被金搖晃然後用你的牙齒拖著傑瑞德出去?我們需要每一個人。

 來這裡,Quil。山姆命令道。我們目前還沒有決定什麼。

 我咆哮著。

 雅各布,我不得不思考什麼對我們這個群體最好。我得你選擇一條路線以最好地保護你。自從我們的祖先定下這些條約以來,時代已經發生了變化。我……好吧,我沒有公正誠實地去相信庫倫一家會危及到我們。並且我們知道他們不會在這呆多久了。當然,一旦他們的故事被告知,他們就將消失。我們的生活就可以恢復正常了。

 正常?

 如果我們向他們挑戰,雅各布,他們會把自己捍衛的很好。

 你害怕嗎?

 你準備好失去一個兄弟了嗎?他停頓一下。或是一個姐妹?他添了一點。

 我不怕死。

 我知道,雅各布。那只是我讓你判斷的一個問題。

 我盯著他烏黑的眼睛。你決定去履行我們的父親們的條約了嗎?

 我履行我的團體。我會為他們做最好的。

 懦夫。他緊繃著噴道,來回摩挲著他的牙齒。

 夠了,雅各布。你被否決了。山姆的心裡語言變化著,用一個奇怪的我們不能違抗的雙重音。

 這個團體在未經騷擾之前不能打擾庫倫一家。這個條約僅僅留下的念頭。他們沒有對人類產生危險,也不是讓人們產生分歧的交叉口。是貝拉她自己做出的選擇。我們不會因為她的選擇而懲罰我們的朋友。

 聽,聽。賽斯思想熱情。

 我想我告訴過你不要理它,賽斯。

 哎呀,抱歉,山姆。

 呃,雅各布,你認為你會去哪?

 我離開圈子這個,向西方走,以便於我能和他談談。我要先去和我的父親告別。顯然,長期對我用棍棒並沒有什麼效果。

 呃,傑克——別再這樣了!

 閉嘴,賽斯。一些思想混在一起了。

 我們不想你離開。山姆說,他的思想比以前要溫和了。

 所以強迫我流下來,山姆。帶走我的意志,把我變成機器。

 你知道我不會那樣。

 然後沒有多餘的話可以說了。 

我離開他們向遠處跑去,儘量不去想接下來要怎樣。 相反的,我集中去想在我長期成為狼的那幾個月,讓人類的血液從我身體裡流出,直到我做動物的時間比做一個男人的時間還要長。此刻的生活,餓了去吃飯,困了去睡覺,渴了去飲水,然後一直跑一直跑。

 當我把我的T恤衫和短褲繫上是,我已經跑進房子裡了。

 我正在這樣做。我隱藏了我的想法,Sam想阻止我但是太遲了。他現在不能聽見我的想法。
Sam做了一個非常明確的裁決。這個團隊不會騷擾庫倫一家。

 他沒有提到一個單獨的行動。

 不,這個團隊今天沒有傷害任何一個人。

 但除了我。 (第八章完)

 

創作者介紹

野田咩的美食書國──愛書人的自由創作

上一則:《暮光之城:破曉》7.意外 下一則:《暮光之城:破曉》9.沒有看見地獄已經到來。
我要留言: